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宋逸夏晚不顾一切奔向你小说章节阅读

宋逸夏晚不顾一切奔向你小说章节阅读

时间:2020-05-15 13:07编辑:大怪

(不顾一切奔向你)是由小栗子狗潜心创作的一本现言小说。喜欢这本现言小说的读者们千万不要错过:夏晚冷冷一笑,夏雪儿?赵森?呵呵,既然我重新回来了,你们就别想好过。

不顾一切奔向你第1章

是夜,万籁俱寂,天空黑得有点吓人,往日里皎洁的月亮也躲了起来。

华都郊外,一个废弃的仓库旁,有辆小轿车驶了过来。

仓库很破旧,看得出来,荒废有些年头了,阴深深地,让人不禁有些害怕。

一个狭小的房间里,突然“砰!”地一声响,房门直接被踢开。

一个身材高挑,肤白貌美的女人缓缓走了进来,踩着一双细长的高跟鞋一路走向倒在地上的女人,尖锐的鞋跟摩擦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那张好看的烈焰红唇轻轻打开,说出口的话却无比难听。

“夏晚,你也不过如此嘛,堂堂夏家大小姐如今却成了这么一条可怜虫,你知道吗?现在根本就没有人会管你死活,你还是别再妄想会有人会来帮你了。”她说着蹲下了身,冷眼看着倒在地上被她弄毁容了的夏晚,语气里尽是讽刺。

夏晚低着头,还是没有说话,她现在既不反抗也不挣扎,宛如一个死人。

自从夏晚知道,自己所谓的爱人赵森早就和自己的继妹夏雪儿,也就是和面前这位绿茶婊勾搭在了一起,他们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都只是在欺骗她、利用她之后,她就已经不再是夏晚了。

这所有的背叛和打击全部都强加在了一起,夏晚不愿意也没办法去承受,她甚至觉得自己生来好像就是个笑话。

大力地把手中的镜子丢在夏晚身上,夏雪儿表情狰狞,大声骂道:“好好看看你现在这张脸,哪里还值得宋逸哥哥的喜欢!”

听到宋逸的名字,夏晚动了一下,抬头看向了夏雪儿,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喔,对了,你个蠢女人还不知道呢吧,宋逸哥哥喜欢了你整整九年!九年啊!人生能有多少个九年?你浪费了他的九年你知道吗!”夏雪儿越说越激动,听得出来,她很生气,很嫉妒,很不甘。

从高一16岁起,到现在25岁,宋逸喜欢夏晚整整喜欢了有九年之久,只是这一切,当事人夏晚却全然不知。

“不,不可能,他从来没说过他喜欢我,他对我一直都是冷冰冰的,他怎么可能是喜欢我呢?你一定是在骗我,我不相信。”夏晚激动地反驳。

夏雪儿冷冷一笑,“呵呵,喜欢这种事情需要说吗?他看你的眼神总是那么深情、那么温柔,他对你的事情总是义无反顾、在所不辞,这一切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只有你,只有你自己一直看不到!”

夏晚觉得夏雪儿一定是在骗自己,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那个一直以来对自己冷言冷语的人竟然会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爱自己的人。

在夏晚的记忆中,宋逸总是很高冷又很冷酷,每次跟她讲话都是冷冰冰的,从来没有温柔深情一说啊。

他们两家是世交,他们从小就认识,小时候,夏晚很喜欢缠着他追着他,但他从来就对自己爱搭不理、很是冷漠,后来慢慢长大俩人就慢慢疏远了。

尤其是上了高中,她认识了赵森,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总是笑得很灿烂,也很照顾很体贴自己,跟那个天天冷着一张脸的宋逸截然不同。

说完,夏雪儿缓缓站起来,走到一个椅子前坐下,旁边还站着好几个黑衣人。

“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真的好嫉妒你,我喜欢了宋逸哥哥多久,他就喜欢了你多久,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看着他,而他却永远一直看着你。你的存在夺走了宋逸哥哥所有的目光,你去死吧,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得到他。”夏雪儿平淡地开口,脸上面无表情,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夏晚知道,此刻,于夏雪儿而言,让她去死,确实就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轻轻闭上了双眸,夏晚早就做好了去死的准备,她已经不想再跟他们纠缠了。

夏雪儿看着一脸不痛不痒的夏晚,心里不禁生出了些挫败感,她不甘心,她还是不打算那么轻易地放过夏晚。

她不容许夏晚那么轻松地离开,她要让夏晚一直都带着内疚和痛苦。

“临死之前,我再跟你讲一些你一直以来都不知道的事情吧。”

夏晚睁开眼,直直看向了夏雪儿,此刻的她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什么不同呢?

夏雪儿没有看夏晚,而是看向了天花板,就像是在回忆什么往事,眼神里有些悲伤。

红唇轻启,缓缓道来:“我就直说吧,你还记得你高考那次低血糖晕倒吗?那次是宋逸哥哥送你去的医院,而不是你醒来后看见在病床旁坐着的赵森,那一场考试宋逸哥哥直接放弃了,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没考上华都大学?”

“什么?!怎么可能?!”夏晚听到直接不受控制地大声喊了出来,她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心里既生气又难过。

夏雪儿看到夏晚脸上总算变化了的表情,心里一阵畅快,命令一旁的黑衣人捂住她的嘴,然后又继续说着那些往事。

“别急,还有呢,大二那年你肠胃炎又拉又吐还发高烧,去到医院吊瓶那整个晚上都是宋逸哥哥守着你的,他一晚没睡一直看着,生怕你突然醒来不舒服,直到第二天一早我去到病房他才离开的,而赵森只是在你醒来前一刻才到的,但你偏偏就自以为是地认定了是赵森,可笑吧?”夏雪儿说着朝夏晚微微笑了笑,其中的冷漠和讽刺暴露无遗。

“从你18岁上大学起,每年生日那天不是都会收到非常特别的礼物和贺卡吗,贺卡上面的署名S其实是宋逸的宋,而不是你所以为的赵森的森,整整七年了,他总是不吝啬地给你付出爱,有关你的每个纪念日他都牢牢地记住。”

夏晚听着这一切,心里突然翻涌着一股悲伤欲绝,就像是有一根一根的针扎在心上,心好痛好痛,等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夏雪儿没有停下来,她的声音还是一直源源不断地传入夏晚的耳朵里。

“甚至,上个星期,你晚上突然发朋友圈说想吃臭豆腐,后来我不是给你了吗,其实那些不是我买的,大半夜的,谁愿意给你整这些啊,那全是他自己跑去买来然后送来我们家,让我拿给你的,这世界上,也就只有宋逸哥哥会愿意做这种事了。”

“你知道吗?他爱你,是刻入心里的。可惜啊,你不知道!”夏雪儿自问自答,脸上的嫉妒和恨意越发强烈。

夏晚哭得停不下来,内心里自发地难过和心痛,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喷涌而来,覆盖全身,她忽然觉得,很想见见宋逸。

夏晚不知道此刻的这种感情是对他感到抱歉和内疚,还是对自己感到生气和悔恨,这所有叠加的痛苦就像枷锁一样捆绑了她。

她觉得,在这个这世界上,好像没有比她更失败更活该的人了。

“好了,我该说的都说了,看到你现在痛苦的模样,我很开心。再见了,我的好姐姐夏晚。”夏雪儿说完,直接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几个黑衣人紧随其后,走前把灯也关了,一时间,整个空荡幽暗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了独自一人抱着双腿在嚎啕大哭的夏晚。

“需要派人看着外面吗?防止她逃出去。”一个黑衣人朝夏雪儿问道。

夏雪儿摆了摆手,语气残忍。“不用,她的脚筋都被挑断了,她跑不了。”

哭着哭着,夏晚闻到了冲鼻的烟味,她知道,夏雪儿是想用火烧死她,连同这整个仓库,一起化为乌有。

这会是解脱吗?夏晚感受着浓烟的环绕,看了看房间里越来越旺盛的火势,渐渐闭上了眼睛。

“夏晚!夏晚!夏晚!你在哪里?!”就在这时,一个好听又沙哑的男声渐渐响起,语气里充满了焦急与不安。

夏晚听到,忍不住哭得更是厉害,她听得出来,那是宋逸的声音。

“宋逸,我在这里面!”看着渐渐走向房间门口的宋逸,夏晚喊了一句。

没想到死之前还可以再见到他一面,这一切好像也就没有那么遗憾了。

宋逸跑到房间门口,看见倒在地上的夏晚,哭得满脸泪痕,一时间心急如焚。

“夏晚!你别怕,我来了。”话落,他想也没想直接跨过周围的火圈冲了进去。

夏晚拼命地大喊:“不!不要!你不要进来!你疯了吗!”

看着快步走到面前蹲下的宋逸,夏晚又生气又心痛,忍不住大力锤了他两下。

“你这个疯子!你为什么要冲进来!”夏晚大喊,她讨厌他此刻对她的奋不顾身。

“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你在这里。”

宋逸拉过夏晚的手,直接把她抱入了怀中。

“对不起!宋逸!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夏晚抱着宋逸大声痛哭。

宋逸看着她却笑了,“傻瓜,你没有对不起我,别哭了,哭就不好看了。”

他伸手拭去挂在夏晚长长眼睫毛上的泪珠,又轻轻擦了擦她脸上留下的泪痕。

“宋逸,你认真看看我,我的脸已经毁容了。”夏晚直视宋逸的眼睛。

“嗯,好看,你怎么样都好看。”宋逸又笑了。

那大大的笑容落在好看的五官上,尤为地吸人眼球,让人沦陷。

夏晚看着宋逸那温暖的笑容,感觉这个世界都被治愈了。

他原来是一个那么那么美好的人,可惜她知道的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宋逸,这一世你那么爱我,下一世你不要爱我了,换我爱你,好吗?”

“不好,如果有下一世,我要我们相爱。”

宋逸在夏晚的额头上留下最后一吻。

火势越来越猛,像一只发狂的怪物,瞬间把两个相拥的人直接卷入了火海中。

“大小姐,该起床了。”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夏晚一下被惊醒。

缓缓地睁开一双大眼睛,周围的环境事物尽映入了眼帘,是她的房间没错,屋内的摆设还一如从前,什么都没有变。

夏晚愣住了,她有点没搞懂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她现在是在梦境里吗?

顺手用力捏了下自己的脸颊,一股强烈的痛感顺势而发,她不是在做梦。

“啊!痛痛痛!”夏晚下意识地大声喊道,连忙用手轻轻摸了摸脸。

手上的触感很好,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皮肤的光滑和细腻。

这完全不对劲,她明明毁了容啊。

夏晚立刻下床跑到了梳妆台前,连鞋子也没穿。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夏晚惊呆了,这分明就是几年前的自己。

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又长又翘的眼睫毛,娇小玲珑的秀鼻,柔软微红的樱桃小嘴,微微有些圆的鹅蛋脸,以及那如雪一般吹弹可破的肌肤,一米六八的身高,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简直就是美若天仙,婀娜多姿。

“哎呀,大小姐!你怎么光着脚就到处跑啊,这样不好,还有,今天是你和赵家二少爷的订婚宴,快快洗漱完打扮一下就差不多得去宴会现场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是吴婶婶。

妈妈死后,吴婶婶是整个夏家里面唯一一个真心待夏晚的人,总是很照顾她。可惜遭那赵森和夏雪儿对渣男渣女所害,被人利用后,当做枪靶子使,下场很惨。

夏晚快步走前,紧紧抱住了吴婶婶,“吴婶婶,我好想你。”

吴婶婶轻轻拍了拍夏晚的背,“你个傻孩子说什么呢,是不是睡觉做噩梦了?我今早刚进来房间的时候看见你睡着睡着哭了,哭得很伤心。”

做噩梦了?夏晚想了想,那确实是一场噩梦。

只是,它不像梦一样会缥缈散去,那所有发生的一切她都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所有喷涌而发的情感她都深深切切地体会。

夏晚看着远处桌子的日历上用红笔做了大大标注的日期,6月1日,也就是今天,这不仅是和赵森订婚宴的日子,也是她22岁的生日,更是一切悲剧开始的那一天。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会重生,但既然老天给她重生的机会,让她在这一天可以回来阻止一切悲剧,那么,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活一次。

夏晚冷冷一笑,夏雪儿?赵森?呵呵,既然我重新回来了,你们就别想好过。

还有,最最最重要的宋逸,他的事现在已经成为了夏晚的头等大事。

夏晚发誓,这一世,她要做一个深爱他的人,竭尽全力爱他护他宠他。

正如当初不顾一切奔向她的他,如今她也会不顾一切奔向他。

不顾一切奔向你

不顾一切奔向你

作者:小栗子狗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