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迟小晚小说-将军的暴躁白月光柳明月裴慎小说抢先阅读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迟小晚小说-将军的暴躁白月光柳明月裴慎小说抢先阅读

时间:2020-07-06 09:32编辑:大怪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是由迟小晚潜心创作的一本古言小说。喜欢这本古言小说的读者们千万不要错过:柳明月气得恨不得一口血吐出来,上天也真是爱开玩笑,好不容易让她重来一回,竟然重回到这个毁了她一辈子的时刻。哪怕只早一瞬也好啊!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重生)第1章

  

  柳明月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已经死了。

  可此刻却清晰感受到了身下的痛感。

  她强撑着睁开昏昏沉沉的双眼,用尽力气抬起手,一巴掌打在还趴在她身上的男子脸上。

  这一巴掌软绵绵的,不算痛,却惊得那人动作一滞,猛地抬头。

  除了脸上少一道划过眉骨的可怖伤痕,肤色白些,可不就是年轻了十岁的裴慎。

  柳明月气得恨不得一口血吐出来,上天也真是爱开玩笑,好不容易让她重来一回,竟然重回到这个毁了她一辈子的时刻。

  哪怕只早一瞬也好啊!

  偏让裴慎又一次夺了她的清白。

  “裴慎,你去死吧!”新仇旧恨接踵而来,柳明月拔下头上的簪子,想要朝着裴慎刺去,却被双眼微红的裴慎一手抓住,夺过来扔在了地上,同时另一只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

  柳明月挣扎着,却听见外面的窗口有了动静,似乎有什么人在用手捅窗户纸。

  然后是石子儿砸过来,以及男人训斥的声音:“老三,别蹲那儿听墙角了,俩没经验的雏儿,你能听出什么花样来。”

  柳明月一时间羞愤难当,被毁了清白已经够屈辱了,这些人竟然还偷听动静。

  她无法说话,只能一口咬在裴慎的手上泄愤。

  “嘶——”

  裴慎吃痛,却不松开,柳明月恨他至极,抬腿便准备踹上一脚,哪想外面又有了别的声音。

  “大哥,我们为什么不能亲自上,那可是承德侯府的嫡女,柳贵妃的侄女。乖乖,那般的细皮嫩肉,你不分给弟弟们,偏偏便宜了个乡下来的野小子。”

  领头的正嘴里叼着一根草根消磨时间,此刻听到手底下人这么说,顿时一巴掌打了过去。

  “你丫的也知道那是侯府的嫡女,贵妃的侄女,你去碰,还有命回来吗?”

  他们的任务不过是让这柳家姑娘失了清白,好毁了她与荣亲王的婚事,并没说要了她的性命。回头承德侯府或者荣亲王要是算起账来,那破了这姑娘身子的男人,哪里还有的活路?

  手底下这票兄弟也都跟了他几年,他也不想就这么牺牲了,所以才从城外逮了个落单的小崽子,喂了药和那柳家姑娘关在了一起。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别想了,那柳家姑娘就是身份高些,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等干完这票,拿了钱,窑子里什么漂亮姑娘没有。”

  柳明月眉心微蹙,前世她被喂了药,全程昏昏沉沉,并不曾听见屋外这番对话,一直以为裴慎和设计她的人是一伙儿的。

  如今听来,似乎并不是?

  外面说话声并不曾停,柳明月稍一用心,便听得一清二楚。

  “老大,你说这屋子里成事了没?”

  “嗤,你爷爷我弄来的药还有不能成的?只要不是太监,有那玩意儿,便是给八十岁的老爷子灌下去,都能成。”

  仿佛是为了验证外面那些人的话,柳明月明显地感觉到裴慎又有了反应。

  “你……”

  柳明月气急败坏得抬起脚来继续踹他,却被裴慎腾出手来,抓住了纤细的脚腕。

  这般姿势,令柳明月羞愤难当。

  她知道外面有人,不敢轻易喊叫,只能死命地推开裴慎。

  可无论她怎么抓挠,裴慎都不肯将她松开。而且因为药性霸道,他又按着柳明月折腾了许久,才满头大汗地停了下来。

  这一下终于给了柳明月喘息的机会,她从裴慎手底挣开,手脚一自由,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这回要比先前力道大些,“啪—”的一声,把裴慎的脸都打红了,也将他整个人打得清醒了几分。

  裴慎身子晃了晃,眼前的一切逐渐清晰起来……散落了一地的衣衫,陌生却愤怒地瞪着自己的少女,让他一瞬间明白自己干了什么。

  虽然不是出于本意,但想起自己在药性的驱使下,竟做了这样的混账事,裴慎脸上的血色还是在一瞬间褪了个干干净净。

  “我……”

  他看向柳明月,张了张嘴,半天却挤不出多余的字来。  

  柳明月撇开头,不再看他。裴慎此刻说不出话来也好,反正她也不想听见他的任何解释。

  毕竟她满心只想抽他,捅他,可偏偏被喂了药,甩完先前那一巴掌后彻底没了力气。

  反倒是裴慎在一番折腾之后,身上的药效褪去,此刻回过神来,看着一地的衣衫,顾不得先给自己穿,捡起来就想给柳明月披上。

  却不料少女厌恶地向后一缩,避开了他的触碰。

  “别碰我。”

  柳明月就算知道了裴慎与外面的人不是一伙儿的,也不想与他再有任何的身体接触。

  毕竟两世都是他毁了自己的清白。

  只是前世她醒得较晚,睁眼的时候荣亲王已经到了这间屋子里,整个人都面色难看。也是,当时她身上虽穿着衣物,但是那条白色的薄纱衬裙竟然被穿在了丝面罗裙外面,一看便知不对。

  如今想来,那里外穿错的裙子定是裴慎这厮给穿上的。

  柳明月越想越气,自己挣扎着坐了起来。

  裴慎倒是想去扶,可被柳明月瞪着,一时也不好意思再上前去。

  他只能僵着手坐在榻边,看着柳明月咬着牙把自己的衣物一件件从地上捡起,然后穿上,就连头发也仔细挽好。而先前被裴慎扔在地上的那根发簪,此刻也被她捡起来,重新插在了一团乌发之中。

  至于身下那张被弄脏的床单,则被柳明月蹙着眉,团起来扔进了裴慎怀里。

  但即便这样,屋子里还是有一股散不去的旖旎味道。

  “去把窗户开了。”柳明月指使裴慎做起事儿来毫不客气,若她真的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未出阁的姑娘,此刻怕是只知道痛哭流涕。

  但她不是,她是重来一世的柳明月。

  她是知晓上辈子自己悲惨命运,在家庙里蹉跎了最好的年华的柳明月。

  那一年她作为承德侯府的嫡长女,即将与当今圣上同父同母的幼弟荣亲王定亲。这本是一桩人人艳羡的婚事,可柳明月却在上山敬香时突然失踪。

  承德侯府和荣亲王的人满山搜寻,直到天黑才在寺庙后山一间废弃的厢房里找到了她。

  若先到的是承德侯府,知道她失了清白,定会悄悄按下这事儿,再去想法子断了与荣亲王的这门亲。

  可偏偏先寻到她的是荣亲王,还亲眼撞见了她衣衫不整的模样。

  当晚这事儿便被满京传得沸沸扬扬。

  若只是她柳明月一人因为这件事名声尽毁也就罢了,但荣亲王被戴了绿帽,又抓不到奸夫,咽不下这口气,便将这事儿告诉了太后娘娘。

  太后气急,斥责柳氏女不知廉耻,这一句传出去,连带着承德侯府剩下的几位姑娘也一个个的议不了好的亲事。

  就连宫里的贵妃娘娘都被拖累失宠了数月。

  也就是祖母心疼她,舍了诰命也要护着她,她这才没丢了性命,只是被关到了家庙里蹉跎余生,以息圣怒。

  等等,柳明月忽然想起一处关键,前世荣亲王到时,屋子里只有她,裴慎并没有被一起抓住。

  那他是从哪里逃的?

  柳明月下意识地朝着裴慎看去,他此刻正听从她的指令,把北面窗户上的木条拆掉,然后用力将窗户推开透气。

  是窗户!

  柳明月蓦地爬起来,忍着浑身的酸痛,挪到窗边。

  原本的窗户是被木条封住的,此刻被裴慎打开,一股冷风顿时吹了进来。柳明月顾不得太多,急忙探出半个身子,可看了一眼,却大失所望。

  怪不得窗户要封住,这窗底下是极为陡峭的山坡,若是有人不慎翻下窗去,滚落山脚,虽不一定致死,但恐怕难免会受伤。

  不过柳明月也仅仅犹疑了一瞬,便提起裙摆,跨上了窗沿。

  毕竟整间屋子,除了这扇窗,再无其他出路了。

  她宁可摔死,也不要被荣亲王逮个正着。

  只是她先前被裴慎一番折腾,浑身上下又酸又痛,此刻跨坐在窗沿上,头重脚轻,险些径直往窗外栽去。

  裴慎见状,连忙箭步上前伸手去扶,可柳明月刚稳住身形便将他的手狠狠拍开。

  “说过别碰我。”

  裴慎自知理亏,只能收手,可他刚才也望了一眼窗外,知道外面是陡峭的山壁,忍不住蹙眉:“太高了,翻下去会受伤的。”

  便是他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更何况眼前一看就身娇体弱的贵女。

  哪想柳明月听闻这话,回望他一眼,唇角扯出一抹讽意:“我自然知道会受伤,可我被你毁了清白,若不下去,留在这里被人发现,是会死的。”

  荣亲王的性格,她前世已经领教过一次,又怎肯让他在这厢房里捉奸第二次。

  柳明月说罢,不顾裴慎瞬间难看的脸色,闭了闭眼,狠下心将另一条腿也抬起,准备就此跳下去,顺着山坡滚下。

  前世的裴慎定然也是从这里逃的,他能好好活着,柳明月不信自己的运道会差到身死的地步。

  可她却又一次被裴慎扯了回来。

  “你做什么!”

  柳明月这回是真的恼了,这年轻了十岁的裴慎怎么这般多事儿,她跳她的窗,便是真摔死了,又关他何事。

  可下一瞬柳明月却看见裴慎也爬上了窗台。

  他手长腿长,只一个翻身,便坐上了窗台。然后又看了一眼窗外陡峭的山壁,抿了抿唇,终是下定了决心,抬首一字一句地道:“我与你一起。”

  说罢也不等柳明月的回答,伸手将她拉了过去。

  柳明月被这么一拽,一头撞上了裴慎的胸口,还未来得及开口骂他,只觉天旋地转,两个人竟一齐从窗台上滚落了下去。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

作者:迟小晚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