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柳明月裴慎小说by迟小晚全文在线阅读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柳明月裴慎小说by迟小晚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7-06 09:32编辑:大怪

迟小晚创作的(将军的暴躁白月光)是现在最火的一本古言小说,小说主要围绕这裴慎和柳明月之间的感情进行叙述。小说章节阅读:裴慎正在观察周围环境,此刻闻声回头,见柳明月双手抱腿,便蹲下去,想要查看一下她的伤势。“别碰我!”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重生)第2章

  

  滚落的过程中,裴慎尽可能地伸手护住了怀里的柳明月。但山岩粗粝,他便是挡也挡不住全部,等两人终于滚落到山脚,柳明月浑身上下都因为与地面的摩擦而火辣辣地疼。

  裴慎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他往日里习武,伤惯了,此刻只是蹙着眉隔衣摸了一下手臂,便站了起来,伸手去拉还在地上的柳明月。

  柳明月先前一落地便将裴慎推开,此刻对于他伸出的手更是视而不见。她双手撑地,想要自己爬起来,可脚上刚一用力,便有一股钻心之痛从左腿传来。

  “啊——”

  柳明月跌坐回地上,脸色煞白,一双细眉绞在了一起,就连额上也冷汗涔涔。

  裴慎正在观察周围环境,此刻闻声回头,见柳明月双手抱腿,便蹲下去,想要查看一下她的伤势。

  “别碰我!”

  柳明月虽疼得冷汗都下来了,但看到裴慎伸手,还是立刻向后一缩,像炸毛的小猫一般,不肯让他触碰。

  裴慎抿了抿唇线,“我只是想隔衣按一下,看你伤得严不严重。”毕竟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滚下来,若是伤到了骨头,恐怕不能轻易移动。  

  “不用,我无事。”柳明月咬着牙道,道理她都懂,但她对裴慎心存恨意,又怎肯让他与自己再有身体接触。

  她拼着一口气,忍痛站了起来,只是还没走上一步,便踉跄着向前摔去。

  裴慎眼瞧着少女身形一晃,心下一提,快步向前,想要去扶。只身子前倾,手也伸出去一半,又想起柳明月眼中对自己毫不掩饰的厌恶,手指堪堪停在了距离她后背的两寸之处。

  然后便看到柳明月再一次跌坐在了地上。

  钻心的痛第二次从左腿传来,只是这一回,柳明月死死咬住了唇,忍着没有再吭一声。

  但是经此一摔,她也不敢继续逞强了。

  如今虽已经逃了出来,可若是让山上的那些人发现,并且追上,便是前功尽弃。

  “裴……”柳明月嘴唇微张,忽然想起自己重来一世,应当是不知道裴慎名字的,深吸一口气,又将后半截咽了下去,扭头朝着裴慎道:“你过来,扶着我走。”

  裴慎见她终于松口,也顾不上她颐气指使的语气,上前一步,将柳明月从地上直接打横抱起。

  “喂——!”

  柳明月又惊又气,伸手朝着裴慎捶去,“我只是让你扶着我,没有让你抱着我走!”她对于这样的姿势尤其抗拒,毕竟前世裴慎就是这样抱着她从家庙里走出来的。

  也就是在那个时刻,裴慎的一句话,让她所有的期盼与感激,在须臾间全都沦为了恨意。

  “别动。”裴慎眉心微蹙,伸手锢住柳明月挣扎的双腿,声音也沉了几分,“你腿上若是真的伤得严重,继续走下去,以后恐怕只能当个瘸子。”

  柳明月虽然死过一回,但此刻闻言,挣扎的动作还是停了下来。她知道裴慎说得没错,只她打心里不愿被他这样抱着。

  “那这样。”她咬着唇,选了另一个方法:“你背着我走。”

  “好。”裴慎二话不说,当即便将柳明月放回地上,然后背过身去蹲下,等背上一重,这才伸手托住后面的人,缓缓地站了起来。

  柳明月趴在裴慎的后背上,为了不掉下去,只能伸手环住裴慎的脖子。

  她感觉到一双手托在了自己大腿根部,身子微微一僵,咬了咬唇,压低声音在裴慎耳后威胁道:“你手不许乱动!”

  裴慎知她指的是什么,喉咙微动,点了点头。

  等在林间走起来,虽然仍是快步疾行,但比起他往日一个人的速度还是要放缓了几分。

  而他背上的柳明月,盯着裴慎的后颈,忽然升起一个念头,如果此刻拔下头上的簪子,狠狠地朝着裴慎的后颈戳下去,能否要了他的性命。

  只是她的手才从裴慎脖子上缩回来,还没有摸到头发,便听到了裴慎的声音:“你这会儿若是杀了我,自己恐怕走不出去。”

  混蛋!

  柳明月忍不住在心里骂道,但知道裴慎说得没错,冷静了一会儿,还是伸手重新环住了他的脖子。

  现在最要紧的是尽快回到承德侯府,让整个府邸免于荣亲王的迁怒,想要和裴慎算账,以后有的是机会。

  只是她心头的恨意咽不下去,实在难受。思来想去,将纤细的手指化为武器,狠狠地在裴慎肩上掐了一把,这才勉强解气。

  但是柳明月不知道,虽然她使了挺大的力,但这般的手劲儿对裴慎而言,根本不痛不痒。

  他甚至连神色都未变一下。

  他只是在想,背上背着的这位姑娘,脾气比他几个习武的师妹还要大些,但与师弟们所说的那些生来便娇生惯养,吃不了一点苦头的贵女也不大一样。

  罢了,终归是他对不起她,她便是真的想要杀了他,他也没有话说。

  #

  后山人迹罕至,两个人不知在这林野中走了多久,直至天色接近昏暗,才终于绕回前山,看到了通往寺庙的山路。

  往常这个时刻,山下应该不剩几个香客了,但是此刻裴慎却看到前面有不少官兵在走动。他刚想上前,却被背上的柳明月死死按住了肩膀。

  “不能去!”

  那不是普通的官兵,是羽林军!

  柳明月再熟悉不过那是谁的人了,这天底下除了皇帝,只有荣亲王这位天子幼弟能随意调动羽林军。想至此,柳明月心下不免又沉了几分,看来前世她在寺里敬香失踪之事,荣亲王得到消息的时间远比承德侯府要早得多。

  这不应该,除非——

  是掳走她的人给荣亲王传的信!

  一想明白其中关键,柳明月的四肢百骸都仿佛如浸冰窖,只此刻时间紧迫,她来不及深入去想到底是何人想要算计她,厉声让裴慎立刻调转方向,“趁着天色没黑,快走!”

  “为何?”裴慎微微蹙眉,他们遭遇绑架,下药,难道不该寻求官兵的帮助吗?

  为什么柳明月看见了官兵,反而让他调头就走。

  柳明月在他肩上拧了一把,咬牙切齿地道:“那带兵之人是当今的天子幼弟,荣亲王,也是与我议亲之人,你若是让他逮着了,我们俩便黄泉作伴去吧!”

  裴慎脚步一滞,立刻调转方向,可这个时候却被附近的一个羽林军扫到了身影。

  “王爷,那边好像有人。”

  “派几个人去追。”

  “是。”

  听到说话的声音,裴慎顿时加快了速度,而他背上的柳明月,一手紧紧揽住他的脖子,一手则伸出去给他指点方向:“往那儿跑,可以去山脚下的镇子上。”

  崇安寺建在京郊的山上,因为近几十年来香火鼎盛,山下便有不少识得商机的商人,为这些常年来敬香还愿的贵客们建起了客栈,酒楼。久而久之,便发展成了一个相对繁华的街镇。

  前世承德侯府是来寻了她的,只不过动作比荣亲王慢些。若是今世承德侯府也来寻她,必然要经过下面的镇子。

  只是不知,她和裴慎能不能撑到承德侯府的人赶来。

  #

  裴慎知道身后有人在追,一步都不敢慢下来,柳明月这才知道先前他顾及自己放慢了速度。

  她颠得难受,但这种紧要关头,只能咬紧牙关忍了下来,柳明月一边给裴慎指点方向,一边频频回头看身后有没有羽林军追上。

  好在她的记忆没有出错,在天黑之时,他们成功跑到了山脚下,看到了写着镇子名的石牌坊。但是柳明月又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身后有点点火光,那几个羽林军持着火把也追了上来。

  “现在往哪儿?”裴慎声音暗哑 ,他跑了这么远,体力再好也微微有些喘,更何况背上还背着一人。

  他四处环视,此刻天色已黑,大部分店铺都已经打烊,乍一看竟无处可去。

  柳明月没有说话,只盯着远处的一片灯火,那里似乎也是一路人马,但不知道是不是承德侯府的人。

  “去那儿。”

  柳明月伸手直指前方,危急关头只能赌上一把了,不管遇上谁,总好过被荣亲王的人逮个正着。

  “好。”裴慎伸手将背上的人往上托了托,又往前跑了几分,只是还没有靠近那队人马,柳明月便挣扎着要从他背上下来。她已经看清了,来的正是承德侯府的马车和家丁。

  “放我下来!”

  裴慎半蹲下身子,柳明月从他背上下来,刚一触地,便又是钻心的疼。但她强忍着,跌跌撞撞地朝着承德侯府的马车方向跑去,裴慎想要搀扶她,却被柳明月挥手撵开。

  “柳叔!”柳明月一瘸一拐地朝着车队的方向走去,冲着疾驰的队伍伸出手挥舞,却不料因为走路不便,忽然踩着自己的裙角,脚下一绊,蓦地摔在地上。

  此时黑灯瞎火,承德侯府的柳管家急着带人去山上,加上马蹄声混乱,竟一时间没有注意到摔在路边的柳明月,与她擦肩而过。

  柳明月爬起来想要去追,却看到另一道身影冲了上去。

  正是先前被她撵到一旁的裴慎。

  柳府的管家见马前忽然冲出一道人影,急急刹住马蹄,这才没有让马踩到人。

  他心急去找府上的大姑娘,此刻被个陌生的小子拦住,顿时气上心来,一鞭子挥在了地上:

  “让开!”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

作者:迟小晚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