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金屋藏莺艾鱼小说-金屋藏莺苏莺单羲衍小说抢先阅读

金屋藏莺艾鱼小说-金屋藏莺苏莺单羲衍小说抢先阅读

时间:2020-07-06 09:15编辑:大怪

金屋藏莺是由艾鱼潜心创作的一本现情小说。喜欢这本现情小说的读者们千万不要错过:【六七月的雪鹅:不会……年纪轻轻就结婚了吧?】【与你一起兵荒马乱:结婚大可不必,妹妹还小吧,结婚就太离谱了。】

金屋藏莺第7章

  直播突然中断黑屏,让直播间的粉丝们一脸茫然。

  刚才单羲衍打电话没有说完的那句话也被他们听了去,所以现在还赖在直播间不走的粉丝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公屏上的弹幕滚动的飞快。

  【要莺莺不要燕燕:刚才那道苏撩低沉的男声是谁?妹妹家里有男人???】

  【做黄莺的情人:我也听到了,卧槽好他妈的苏,我觉得我耳朵要怀孕了!】

  【金屋藏莺: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准妹妹有男朋友!我死了!】

  【六七月的雪鹅:不会……年纪轻轻就结婚了吧?】

  【与你一起兵荒马乱:结婚大可不必,妹妹还小吧,结婚就太离谱了。】

  【落莺归池:各位,别脑补太过,那是她哥哥,不是男朋友。】

  【金屋藏莺:啊啊啊啊啊我又活过来惹QAQ虚惊一场!原来是哥哥啊!】

  【做黄莺的情人:我要改名了,新名字就叫——做小黄莺哥哥的女人(得意)】

  【我的朱丽叶:善变的女人,大猪蹄子!】

  【做小黄莺哥哥的女人:我就善变了怎么滴,你还大屁-眼子呢!】

  【要莺莺不要燕燕:莺莺为什么怕她哥哥知道她在直播啊?】

  ……

  粉丝们迟迟不退出直播间,没有主播依旧能聊的热火朝天。

  而此时的苏莺正飞快地摘掉假发和帽子以及口罩,然后又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框拿下来,熟练地摘掉美瞳,最后脱掉自己穿在身上的外套,把东西全都包在衣服里扔在了一个角落。

  但左眼角画的那颗痣……

  苏莺迅速拿起手机来插上耳机,把耳塞怼进耳朵里,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揉着左眼从健身房走了出去。

  她从健身房里出来的时候单羲衍就要走到健身房门口。

  男人看着眼前的女孩子上身穿着吊带短背心,裤子穿的是高腰假两件设计的运动健身裤,看起来像是穿了一条紧身裤外搭了一件运动超短。

  她纤瘦的腰肢暴露在空气里,单羲衍平日里几乎没见过她穿这种健身服装,就算两个人做时也从没过多的去注意过,现在突然发现她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性感的马甲线。

  站在他面前的苏莺脸上沁了些许细细的汗,前额和两鬓的一绺发丝被浸湿,湿答答地贴在白里透红的脸颊上,一头漂亮的蓝黑色齐肩短发微微凌乱,但看上去很随性自然。

  她正揉着左眼,看到他回来了就用拿着手机的右手顺势扯下耳机来,很意外地用右眼瞅着他,惊讶道:“你没回我消息,我还以为你已经上飞机了……”

  “眼睛怎么了?”单羲衍的眉心轻拧,径直问道。

  苏莺解释说:“刚刚在听着歌跑步,不小心有汗滴进了眼睛里,有点难受。”

  她撇撇嘴,又很快道:“我先去洗一下。”

  说完就急急忙忙地回了卧室。

  时间紧迫,苏莺来不及去衣帽间的梳妆台找卸妆棉和卸妆水抹掉她自己涂在眼下方的痣,只能直接踏进卫生间,用洁面乳清洗了下脸。

  好不容易用手指努力将涂在眼下方的印记蹭干净,单羲衍下一秒就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苏莺急忙低头用清水洗脸。

  须臾,她刚直起身来,就被他掰过脸近距离地瞅着看。

  她胸腔里的心脏砰砰跳,在和他沉静深邃的目光对视上的那一刻,苏莺无意识地舔了下嘴唇。

  单羲衍看着她那只被揉的通红的左眼,长密卷翘的睫毛上还挂着水滴。

  他本来轻拢的眉峰又皱紧几分,男人抬起手,似乎是想帮她擦一下眼周围的水渍,但最终只是从她的耳侧越过,拿了干净的洗脸巾后才给她轻拭起来。

  他轻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仰着脸,不得不正视着他。

  苏莺真切地感受到他动作很轻很小心地一点一点将她左眼四周擦拭干净,那种细腻的温柔,是他从不曾给予她的。

  她也无法不去猜测,她现在这个模样,是不是又让他想起了他去世女朋友。

  或许……那个女孩子曾经迷过眼睛,也揉红了眼。

  她望着他胡思乱想出神之际,一阵异常温和轻然的吹拂落在她的左眼处,荡在她心间。

  心情就如同被人用力推起来荡高的秋千,久久都难以平复宁静。

  苏莺在感受到他给她吹眼睛的一刹那霎时拢回神思,她怔怔地望着他,甚至有些不敢置信单羲衍会待她这么好。

  单羲衍帮她吹完眼睛后看到她神色讶异又错愕,才后知后觉自己对待她有些不同于往常了。

  他低声轻咳了下,刚松开手要往后退,苏莺就先一步扯住了他的手指。

  她仰着脸,轻声喃喃:“还有点难受。”

  苏莺主动抬起脸凑过去,声音像是放低身段的央求:“再吹吹。”

  又像是小女孩在小心翼翼地撒娇讨怜爱。

  她这副模样,倒是更像宿樱。

  但却比宿樱克制隐忍。

  宿樱对外虽然是温柔到极致乖巧到极致的女孩子,不过在他面前还是会稍显活泼,会任性也会闹腾,那是只有在男朋友面前才会有的恃宠而骄。

  而宿樱最擅长的,就是冲他撒娇,每次她都扮成委屈巴巴的样子,让他拿她没办法,怜爱又宠溺,最终对她有求必应。

  可苏莺就连最简单的撒娇都放不开,仿佛她面前有一道线,她最多只能走到这条线面前,却从不会逾越半分。

  所以单羲衍也几乎没有见过,她什么都不顾及,就单纯地任性,冲他闹着要什么的样子。

  只有那次她喝醉,她什么都不记得,哭着闹着要每天都过生日。

  那是他唯一见过他那么孩子气、不讲理,执拗地向他讨要一份属于她的温柔。

  单羲衍垂眼凝视着仰脸等着他在帮她吹一下眼睛的苏莺,望着她还未消红的左眼,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地对她说:“再求求我。”

  语气硬邦邦的像是在下达命令。

  苏莺轻抿了抿唇,本来攥着他手指的手跑到他劲瘦的腰身处,慢慢搂住。

  她几乎贴在他的身上,又放轻嗓音柔和地小声央求说:“单羲衍,帮我吹吹好不好?”

  说话的同时,苏莺还特别小幅度地揪着他的衣服轻晃了一下。

  不是这样。

  单羲衍的下颚缓慢绷紧,眼眸也变得暗沉了些。

  他抬手,拉下她搂着他腰身的手,亲手把她推开,没有答应她的请求。

  甚至,在拒绝她后,直接一言不发地冷着脸转身离开。

  被他亲手当面拒绝的苏莺僵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差错。

  她有时候觉得,单羲衍真的很不可理喻。

  曾经是他亲口告诉她,女孩子就要温柔一点要乖一点。

  可有好几次,她明明在他面前很温柔淑女,装的她自己透过镜子看自己时都觉得陌生,怀疑这到底还是不是苏莺。

  他还是不满意。

  就像现在。

  她刚才为了讨到他给她的更多一点的温柔,甚至在那一瞬间忘记了告诉过自己不要再当别人影子的话,还是听了他的话,让自己变成了本不属于她的温顺乖巧的模样给他看。

  但他反而将她推的更远。

  苏莺眼眶通红,她眨了几下眼睛,将眼泪吞回去。

  然后吸了吸鼻子,慢吞吞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坐到床尾的沙发上。

  苏莺,你记住,再也不准按照他曾经定下的标准去模仿那个人。

  温顺乖巧本就不属于你。

  做自己就好。

  她默默地在心里警告安慰自己,用了些时间稍微整理好心情,就起身出了卧室。

  苏莺下楼的时候单羲衍刚接完电话,正要出门。

  她站在旋转楼梯中央,亲眼看到他挂了电话后就往外走,强忍住想要追上去的冲动。

  抓着栏杆的手都用力的泛了白。

  单羲衍目不斜视地从容从楼梯前经过,在玄关处不紧不慢地换鞋,又慢吞吞地开门,结果还是没等到苏莺跑过来。

  本就因为刚才她给的反应不对而不自觉烦闷的单羲衍这下更有种道不出口的郁结,在胸腔里似乎越积越浓。

  苏莺好一会儿都没听到关门声,她都克制地一步一步缓慢走到一楼了,扭脸却看到单羲衍才刚巧打开门。

  她站在原地没有凑上前,只是语气如常地唤了他一声:“单羲衍。”

  单羲衍顿住脚步,没有回头。

  下一秒他就听她话语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话,像是简单地提醒嘱咐:“下了飞机告诉我一声,好吗?”

  但落在他的耳中,就成了他听过无数次的最熟悉的那种期盼的请求。

  和她平常想要让他留下来陪她睡觉的语气没差。

  然而她的这种作为,在他看来,就是她在冲他发泄情绪。

  她肯定是因为他刚才没有帮她再次吹眼睛心生不满,所以赌气故意假装冷淡不靠近他,却不知,她那种卑微温顺的语气已经出卖了她有多在意他。

  肯定是这样。

  她以为这样他就会转过身去哄她?

  男人气极冷笑,根本没搭理她,直接摔门离去。

金屋藏莺

金屋藏莺

作者:艾鱼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