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你的脸上我的唇印那旖聂余小说by今日不上朝全文在线阅读

你的脸上我的唇印那旖聂余小说by今日不上朝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7-06 09:03编辑:大怪

今日不上朝创作的(你的脸上我的唇印)是现在最火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围绕这聂余和那旖之间的感情进行叙述。小说章节阅读:满意的房子聂国兴倒是看中了两套,就是手头钱不够,他原本想等着手头那几笔工程款结下来再说这事儿。可既然潘姿美提起了,他也不介意提前说出来让她高兴高兴。

你的脸上我的唇印第5章

  聂国兴说老早就在物色房子这事儿还真不是骗潘姿美的。

  连潘姿美都能想到问题他怎么可能想不到,隔壁赵婶儿那张不把门嘴,从他第一天上门请纪兰帮忙带孩子就已经考虑到了。

  赵春花说话从来不顾场合不顾人,管你是八十岁的老头还是三岁的小孩,她只管自己乐意。

  这么多年邻居,他比谁都清楚。

  想给儿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那家确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当初也是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他对纪兰和那大勇是心怀感激的,但对赵婶儿那张嘴也是真的敬而远之。

  满意的房子聂国兴倒是看中了两套,就是手头钱不够,他原本想等着手头那几笔工程款结下来再说这事儿。

  可既然潘姿美提起了,他也不介意提前说出来让她高兴高兴。

  不过搬家到底不只是他们夫妻两个人的事,虽然儿子还小,甚至还不太懂搬家意味着什么,但聂国兴在儿子的教育上一向主张尊重个人想法,不能因为孩子还小就忽视他的意见。

  于是这天一大早,聂国兴就跑到儿子房间掀他小被子。

  聂余感觉身上一轻,睁了睁眼,看到聂国兴坐在床头,迷迷糊糊又把眼睛闭上继续睡。

  聂国兴一乐,戳他:“鱼儿,醒醒,爸爸有事儿和你商量。”

  聂余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他,嘟囔道:“鱼没醒。”

  聂国兴大笑着把他捞怀里:“哦哟,让爸爸看看我的乖儿子,两天没抱,是不是又长肉了,瞧瞧这肉乎乎的小胳膊。”

  聂余起床气贼大,小胳膊小腿往他身上一通招呼,愤怒地吐了一串鱼泡泡,脑袋歪在他怀里就要继续睡。

  聂国兴把他摇醒:“鱼儿醒来,爸爸给你买大汽车,给你买变形金刚,给你买大房子。”

  聂余勉为其难睁开眼:“大汽车?真的?”

  “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聂国兴抱着他心肝宝贝稀罕得不行,“爸爸不但给你买大汽车,还给你买大房子。乖,醒醒,咱们父子俩商量一下大房子的事儿。”

  聂余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坐在床上仍由父亲伺候自己洗脸穿衣。

  聂国兴给他换了一套新买的哆啦A梦套装,白嫩嫩的臭小子装在蓝色的衣服里,那张完美继承了他妈名字的脸蛋简直漂亮得不像话。

  姿美姿美,姿容绝美。

  聂余见爸爸看着自己不挪眼,人小鬼大叹了口气。

  聂国兴乐了:“你多大啊,就学会叹气了?”

  聂余指着自己的脸,小模样十分嘚瑟:“出门,他们都看我和那那。”

  聂国兴神奇地接收到了儿子的脑电波:“纪兰阿姨带你和那那出门,外面的人也像爸爸看你这样看你和那那?”

  聂余点头:“兰阿姨说,我和那那,好看。”

  聂国兴哈哈大笑,狠狠揉了揉他的脑袋。孩子都是见天长,前几天说话还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几天说话就越来越流利了。

  “不愧是我聂国兴的儿子,就是聪明!”

  聂余有点想去找那那了,在床上动来动去,开始不耐烦:“汽车。”

  聂国兴捏了一把他的脸:“心就不在家里。好,说汽车和房子,爸爸和妈妈昨晚在商量搬家,搬家你懂吗?就是从小房子搬到漂亮的大房子,以后你有一间房可以专门用来放汽车和变形金刚,还有你的其他玩具。”

  聂余眼睛发亮。

  聂国兴感觉这事儿稳了:“鱼儿愿意搬家吗?我们搬去大房子。”

  聂余忙不迭点头:“要搬家!”

  聂余一早上心情都特别好。

  没要人喊,自己屁颠颠跑到那家敲门,破天荒对开门的赵春花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甜得赵春花腮帮子发酸。

  赵春花一张老脸拧成了菊花,心里直嘀咕这小子今早吃错了药。

  那旖已经醒了,正坐在椅子上啃鸡蛋。

  见聂余颠颠跑过来,她推了推桌上那颗没剥壳的鸡蛋。

  那旖说话比聂余慢,多半时候是不愿开口的。

  聂余三两下爬上椅子,把鸡蛋壳敲碎,剥了壳,把蛋白抠掉,咬一口蛋黄,捧着旁边温度适中的奶瓶咕噜噜往嘴里灌牛奶。

  一口闷了小半瓶,他一抹嘴,兴奋开口:“爸爸给我买大汽车,买变形……变形刚,还有大房子!”

  那旖慢吞吞啃完自己的鸡蛋,捡起桌上被他丢掉的蛋白,小口小口继续啃。

  今日天晴晴朗,早晨的阳光暖暖地照在阳台。

  饭桌上放着小花瓶,里面插着焉哒哒的小野花。

  聂余拨弄了一会儿□□,扣掉两瓣花,等了一会儿,还是没等来想要的反应,生气拍桌:“那那!”

  那旖迷茫抬头:“……”昂?

  聂余重复一遍:“爸爸给我买大汽车,买变形刚,买大房子。”说完,期待地看着她。

  那旖愣了一会儿,慢吞吞点头。

  聂余:“……”

  一颗炫耀的心无处安放,气得把奶瓶砸得哐哐响。

  赵春花这两天跟泡在老陈醋里面似的,非常酸聂国兴闷不吭声发达了,闻言在旁边酸唧唧地说:“玩具房子算什么,要买就让你爸给你买个真房子,你爸现在可是大老板,赚大钱了,和我们这些住在大院子破楼道的不是一个级别的人了,再住着像什么话哟。”

  纪兰丢掉手里洗了一半的衣服,准备把俩孩子抱屋里。

  聂余爬起来踩在椅子上,比划比划自己和那旖的高度,语不惊人死不休道:“我要搬家,搬大房子,大房子里好多玩具。”

  那旖仰着脑袋,懵懵得看他张牙舞爪比划。

  聂余小胖手着她,笑得高兴:“我比那那高。”

  那旖动了动身子,也想站起来。

  两个孩子在一旁比谁高。

  赵春花张大了嘴,半晌后,才把空气中飘荡的酸味狠狠吸回肚子里。

  纪兰也愣住了。

  聂余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也没有注意两个大人的反应,得意洋洋看着那旖,大方道:“大房子里的玩具,给那那玩。”

  那旖站在椅子上,颤巍巍站直双腿,但还是没有聂余高。

  聂余翘起小脚趾看那旖扎挣,美滋滋捧着奶瓶把剩下那半瓶奶给嘬空。

  整整一个上午,赵春花都没有轻易大院里找老邻居吵架。

  忍到了中午,纪兰在厨房烧菜,她找到机会把聂余堵到墙角。

  聂余有点怕她,仰着脖子就准备叫,赵春花捂住他的嘴,黑脸问:“你爸真的给你买了大房子?”

  聂余拍她的手,赵春花放开:“好好说,不准骗赵奶奶。”

  聂余更脖子,虽然怕她,但一点不怂:“是,买大房子,搬家。”

  赵春花自我催眠不可能:“不可能!你爸哪来这么多钱!”

  爸爸是天,爸爸是地,爸爸无所不能,聂余对自己老爸无条件崇拜和信任,他说买大房子就是真的要买大房子。

  他生气道:“我爸爸有钱,我们要搬家。”

  赵春花脸一拉,无需cos天生自带巫婆脸:“你爸真是这么跟你说的?”

  聂余趁她愣神,推开她就跑:“搬家,搬大房子。”

  赵春花站在原地,心里这下不但酸,还有点慌。

  当然不是因为她舍不得老邻居,她舍不得的是老邻居每月给的工资和营养品啊。

  以前没觉得聂余这小王八蛋是颗金蛋,现在这金蛋蛋疑是即将长着翅膀要飞,她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简直要稀罕死他了。

  显而易见的,聂家要搬走,首先,或许也是唯一会受到影响的就是他们家。

  纪兰自从生了孩子就没去工作,在家带聂余的工资都抵得上她在外辛苦上班挣一个月钱了,眼看着家里要少一个进项,赵春花能不慌吗,她简直要慌死了。

  午休时间,两个孩子在屋里睡觉。

  纪兰收拾卫生,赵春花跟在她身后喋喋不休:“我说你怎么一点都不急,那小霸王说了,他爸真要给他买大房子,他们真要搬家。”

  纪兰默不作声,换了个位置继续拖地。

  赵春花气到:“你倒是说句话啊,哑巴了?”见她一副事不关己淡定不已的样子,赵春花简直恨不得再抽她两巴掌。

  要说她对纪兰这个儿媳妇哪里不满意,除了没给她生个孙子外,就是这性格不招人喜欢了。

  简直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

  纪兰默不作声把地拖完,在赵春花耐心告罄之前,温声道:“这是好事儿。”

  “好个屁!”赵春花瞪大眼,“纪兰你是个傻的吧?你脑子没问题吧?聂国兴他们要搬家怎么就好事儿了?你用脑子想想这是不是好事儿!”

  想骂她,又担心被屋里那两个小的听见,黑着一张脸压低声音:“聂家搬走对你有什么好处?啊,你说说,人家搬走对你有什么好处?那小霸王你带着每个月还有点收入,你用你那豆渣脑子想想,聂家搬走了还会让你带孩子吗?你没孩子带了,钱从哪儿来?你出去上班啊?!”

  纪兰点头:“嗯,我出去找工作。”

  赵春花被噎住。

  纪兰轻声说:“妈,我们和聂家都是这么多年的邻居了,人家要搬出去证明生活过好了,有什么不高兴的,这是好事儿。帮忙带聂余本来就是聂国兴没法子之下的缓兵之计,我看得明白。而且我也不可能一直给人家带孩子,再说,人家也不会让我一直带。”

  赵春花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儿媳妇一样,盯着她看了好几眼:“……没想到,你还挺有脑子。”

  这下换纪兰被噎。

  赵春花冷笑,说话不刺人就不舒服:“还缓兵之计,哟,都说上成语了。”

  纪兰:“……”

  赵春花摆摆手,拿起桌上的大蒲扇,换鞋出门:“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聂家搬走了,你就出去找工作。你多给大勇分担分担,你们要稀罕小赔钱货我也不管,但你得给我生个孙子。”

  纪兰没应声儿,赵春花也不管她应不应,生孙子这事儿总之没得商量。

  她出一趟门,不到半天时间,整个大院里的人都知道聂国兴要买新房,要带着他媳妇儿子搬出去了。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买房搬走的邻居,但那些都是一家子齐活挣钱,省吃俭用凑出来的。

  哪儿像聂国兴,老子娘都死了,自己娶了个败家漂亮媳妇不说,还生了个花销大的儿子,这一家子的担子都落在他一个人身上,没压垮不说,日子还过得风生水起,简直祖坟冒青烟。

  境遇不同,同一件事也分个高低好歹,别人买房子搬走,大家没有什么感觉,聂国兴买房子搬走,大家就同出一条心的酸。

  纪兰下楼买个调料,一个来回走下来,起码能碰见十个腮帮子发酸的老邻居。

  院里的氛围丝毫影响不到那旖和聂余。

  俩小孩每天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认真玩耍,认真长身体。

  唯一和往日有所差别,大概是聂余开始拽着那旖的小手畅享未来。

  在他的世界里,搬家就等于换个地方睡觉,反正他除了晚上回家睡觉,其余时间都和那旖在一起。

  换大房子好,里面有一屋子的玩具,他可以分半屋子给那旖。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聂国兴那几笔不菲的工程结款下来了。

  找了个天气晴朗的日子,他开车带着他们母子兴冲冲去看自己相中的新房子。

  新房子在新区,是潼陵地方政府这几年着重开发的区域,从每日飙升的房价得以窥见日后的繁华。

  两侧街道后退,入眼是陌生的世界。

  那没有尽头般的漫长路程,聂余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兴奋,到逐渐疑惑,然后定格在惊恐。

  最后当场嚎啕大哭起来。

  他那聪明的小脑子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

  大房子这么远,爸爸每天早出晚归,妈妈是个不管他的大笨蛋,那谁以后送他去那那家?

  大房子+一屋子玩具=失去那那。

  两岁的聂余无师自通学会了算数,得出来的结果,让他瞬间爆炸。

  小霸王在车上哭喊撒泼:“我不要大房子了!我要回家!我要那那!”

你的脸上我的唇印

你的脸上我的唇印

作者:今日不上朝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