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周霁寒温暖晚一分心动小说章节阅读

周霁寒温暖晚一分心动小说章节阅读

时间:2020-07-02 16:32编辑:大怪

(晚一分心动)是由酥皮泡芙潜心创作的一本现情小说。喜欢这本现情小说的读者们千万不要错过:“啊?这样,好的。”温暖提醒完以后,伸手摸了自己包里的两块石头,现在在酒店门口等人集合,还有些时间,再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

晚一分心动[娱乐圈]第12章

  云城的空气咸湿,蒸发的空气里全是海风咸咸的味道,雨林里稍微凉爽一些。

  去雨林里的拍摄不适合太多人一起,而且大家随时有走散的可能性,去之前导演组强调了很多次,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要跟紧队伍,休息的时候也不要离开太远。

  温暖一边听着,一边扎紧了自己的衣服,旁边的人走过,一阵香味,她抬了下头。

  “欸。”温暖叫住前面的人,“你喷了香水吗?”

  “没有呀,就是衣服上有点残留吧,怎么啦?”

  “去雨林里最好不要用香水,这种带香味的东西有点容易招蚊虫,你换一件没有香味的衣服吧。”

  “啊?这样,好的。”

  温暖提醒完以后,伸手摸了自己包里的两块石头,现在在酒店门口等人集合,还有些时间,再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

  她从包里拿出来,捏在手上把玩,今天温暖把头发扎成了丸子头,刘海也全部捋了上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连体的长裤把她的腿衬得修长,和平日里的形象完全不一样。

  严易过来看了都说了句:“看来以后有什么军旅题材的电影也能找你演,给你演个帅气的女兵。”

  “当然可以呀。”温暖笑着,抬手给他敬了个礼,“是不是有模有样?”

  “不错!”严易最近越来越喜欢温暖了,“下次找你,你得接啊。”

  “会的!”

  两人交谈完,有人看到温暖手上把玩着的小石头,问:“还带着打火石呢?”

  “嗯…”

  “这么认真?”

  “带着也不麻烦,万一需要呢,以备不时之需嘛!”

  严易笑了笑,说:“行了,你们每个人的准备要是都有温暖这么专业,我也不至于担心这次拍摄能不能顺利了。”

  忙活完以后上车,按照分工排的座位,温暖和周霁寒的位置挨在一起,她坐里面。

  不过温暖上车晚,她等到最后才上去,上车之前碰到几个穿着短袖短裤的,温暖还提醒了他们一下,去雨林最好穿长袖长裤防止蚊虫叮咬。

  所以最后姗姗来迟。

  她刚坐下,从包里翻了一颗巧克力出来补充能量,余光能扫到旁边人修长的手指翻动着纸张,他的指甲修剪得十分干净,是一双让人不自觉想要多看两眼的手。

  很好看。

  温暖拿出手机看消息,点开语音的时候,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声音听得隐隐约约的不太清晰。

  没听清,她又点了两次。

  温暖准备点第三次的时候,周霁寒忽然放下了手中的剧本,她的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一双手,伸手,把她的耳机插头往里面摁了一下。

  她有些愣住,摘了一边耳机下来。

  周霁寒的声音冷静,“你耳机没插进去。”

  温暖:……

  “哦。”她低低的说了句,“谢谢。”

  所以刚才是外放的?

  她点的语音是萧楷瑞发来的,也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大概已经全部被周霁寒听到。

  温暖刚准备重新塞上耳机。

  “温暖。”周霁寒突然出声。

  她戴耳机的手僵在半空中,问:“有什么事吗?”

  “你平时一直都是这样吗?”周霁寒看着她,漆黑的瞳孔似黑曜石一般。

  “哪样?”

  “会记得所有人的喜好和习惯。”周霁寒记得昨晚的事。

  甚至刚才在上车之前,还悉心地提醒着别人。

  温暖:……

  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后小声问了一句:“是这样吗?”

  温暖不是不想回答,她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人,她好像总是只是看一眼什么就记得了。

  她抿了下唇。

  “或许吧。”温暖眨了下眼,“或许我就是下意识对人好吧。”

  她真的也不知道了。

  回答完以后,温暖飞速地带上耳机结束这场对话,看向窗外,拒绝跟他再对话。

  温暖感觉自己的内心在抗拒这个话题。

  周霁寒却迟迟没有收回目光,他依旧微微侧头看着她,神色不明。

  刚才萧楷瑞的语音里说着,让她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不要再为了帮别人受伤了。

  为了别人受伤?

  -

  雨林里的拍摄的确很难,本来情况就有些危险,还要完成一些特别的拍摄镜头。

  今天拍摄的场景里,有一个是薄绮跟戈玚初识的时候。

  她跟着戈玚和他的战友一行人一起前行,薄绮从来没有来过雨林,自然不熟练,哪儿能像他们一样随意跋涉。

  所以她很快就走丢了,一个人在雨林里和这个团队走散了。

  他们此行是要穿过这一片雨林,到达一个隐秘的村子,本来所有人都不同意薄绮跟着一起去的,特别是戈玚,作为队长,一直都是义正言辞的拒绝。

  但村落里有个小朋友病了,需要医生。

  那样的地方,村子里的古老医术只能治一些小毛病,遇到大问题就没有办法了,平时戈玚他们跋山涉水地进去,还能带点常备的药。

  村子里的人都不愿意出来,一开始戈玚他们去的时候,连他们从外面带来的东西都不愿意用。

  后来一次次的交流,才终于算是和谐了些。

  薄绮是他们偶然遇到的医生,是在外面吃饭的时候,突然收到任务,说那个孩子病得不轻,对讲机的对话被刚好坐在旁边的薄绮听得清清楚楚。

  她说自己是医生,执意要跟着一起去。

  怎么劝都不听,最后还耍横说他们不让跟着一起去的话,她自己一个人去也要去。

  最后也是没办法,他们才带上薄绮一起。

  薄绮走丢以后,戈玚作为队长,不得不去找她,既然人已经跟着一起进来了,就不能放任不管,他有责任保护薄绮的安全。

  天色渐低,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到时候情况更加不容乐观。

  “薄绮——”

  “薄绮——”

  男人一遍遍地喊着她的名字,嗓子都沙哑,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雨林里哪里都看起来一样。

  乌云笼罩在头上。

  镜头切到另外一边,薄绮背着医药箱,脚下一滑跌倒在地上,旁边尖锐的枝丫滑过她白皙干净的小腿,拉出一条很长的伤口,鲜血直流,她咬了咬牙,从箱子里取了碘伏、酒精和纱布给自己包扎伤口。

  虽然是电影画面,但温暖真的觉得有些疼。

  这个画面很危险,本身在雨林拍摄这样的内容就危险,她不愿意用替身,每一个镜头都要亲自去尝试,难免有些拍摄的过程中,她真的会有轻微的伤。

  暴风雨如期而至。

  戈玚找到薄绮,已经是暴雨结束之后,她的身上已经全是泥泞,就连平时那张干净漂亮的脸都占满了污秽,腿上的白纱布被血浸透。

  “薄绮!”

  戈玚长腿一迈,奔到薄绮身边。

  “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薄绮无所谓地笑笑,还是一股随意的味道,“戈玚队长最好了。”

  男人好看的眉头皱起,像是怎么都解不开的结。

  他低头查看了一下薄绮身上的伤,确定只有腿上那一处伤以后,他终于算是松了口气,随后却又是严厉地呵斥了一声。

  “薄绮!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麻烦?”

  “……怎么了?”

  “我说了你不要跟着来,雨林里的复杂情况是你根本想不到的。”

  薄绮微微抬眸,瞄了他一眼。

  “你看,这不是就跟丢了么?”薄绮淡淡开口,“还要费力来找,拖延大家的进度,不过还好现在算是找到了,要是找不到,这个人命算在谁头上?”

  “你是不是想说这些?”她问。

  薄绮一边问着,一边从包里摸出烟咬着,她带的火柴已经被水浸湿,点不燃烟了。

  她随意地把那盒火柴扔了,被进了小溪流里,全部飘散。

  “不用担心,戈队长。”薄绮说,“我没有亲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找你们算账,我只是一个死了就算了的人。”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在意我的死活。”

  戈玚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可能有些重,伸手拉她,“过来,我背你。”

  薄绮一把拍开他的手。

  “不用,这不是还没死吗?”

  “我薄绮活着有一口气,就不会放弃。”

  镜头最后定格在她说这句话的眼神上。

  开拍前,严易很担心这个结束镜头,因为薄绮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心绪太复杂了。

  有在死亡边缘走一遭被人找到的一丝喜悦,又一丝生气,又有提起自己状况时的死寂,最后还需要那股坚韧、不放弃的决心。

  令人意外的是,温暖这个镜头一遍就过了。

  “好了,不早了,今天先拍到这里,我们往外走,大家注意安全!”

  温暖把腿上的纱布摘下来,腿上还有些红痕,她前两天本来自己就划到了,但她没有在意,继续收拾着装。

  周霁寒和严易走在前面,一边交流着一边往前走。

  “温暖这小姑娘表现力太强了,当初我确实没有选错人。”严易说,“以前在《演员》里,她的状态也一直这么好吗?”

  周霁寒回想了一下。

  “现在更好。”

  不得不承认,温暖对薄绮这个角色的把控十分到位,她太融入角色了。

  一旦入戏,温暖就是最贴近角色的。

  开机半个月,周霁寒都时常觉得自己有时候迟迟不能从人物中抽身出来。

  演技越好的演员越容易陷入角色之中,所以很多人拍完一部电影以后,就会休息很久来调整状态。

  严易笑了两声,忽然唤道:“小周啊。”

  “嗯。”

  “你跟温暖搭戏,有没有会觉得这个小丫头不是那么简单的感觉?”

  “什么?”

  严易回了一下头,他们俩的脚步就这么停了一下,严易看着温暖的方向,他说:“你知道吗,有的角色,如果你自己没有类似的经历,是很难有那么强的代入感的。”

  “就像你,戈玚这个角色跟你还是有些相似的,比如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爷爷就是很严厉的军人…”

  “温暖这个姑娘,看起来简单,古灵精怪的,性格开朗,又贴心,是全剧组的小太阳。”

  严易说着,转头回来低声叹了口气:“可我有时候觉得她不是那么简单。”

  “或许,她这个人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故事。”

  周霁寒的步子再次一顿,他看着前路,脑海里忽然闪过刚才拍戏的时候,温暖用那种死寂、空洞的眼神看着他,说出那一句台词。

  他想到这里,脚步完全停住,转头。

  周霁寒转身看过去的时候,温暖也刚好抬头,两个人的眼神在这潮湿的空气中相遇。

  或许是入戏太深,他也没有及时抽身出来。

  那么一瞬间,周霁寒竟然觉得那句话是温暖对自己说的,他隐约感到从胸腔泛起一股了轻微的酸意。

  那句话似乎不是薄绮对戈玚说的。

  而是温暖用几近绝望窒息的状态对在他说。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在意我的死活。”

  

晚一分心动

晚一分心动

作者:酥皮泡芙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