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成了男神的白月光穆逸舟童溪小说第13章全文在线阅读

成了男神的白月光穆逸舟童溪小说第13章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7-02 10:15编辑:大怪

《成了男神的白月光》是归去闲人最新创作的一本现情小说深受大家的欢迎。童溪和穆逸舟是这本书的主角。小说内容节选:到如今,社团的人换了几拨,当初组织过十周年活动的人剩得已经不多。陈博学物理的,选了个忙碌又严苛的导师,毕业论文也还没写出来,成天泡在实验室里,能分出的精力有限。童溪的时间还算灵活,义不容辞。钟原那边很快敲定了名单。

成了男神的白月光成了男神的白月光第13章

邀请加入筹备委员会的消息也发到了童溪的微信上。

协会成立十五年,小活动办过无数次,大型庆祝活动却不多。五周年的时候,社团规模还不大,积淀也有限,十多个人的社团,办个讲座展览、搞几个刷文保的活动,已经算不错了。

十周年的时候,是穆逸舟担任会长。

那时候的穆逸舟精力旺盛,想法很多,执行力也很强,带着几位骨干组织了许多活动,邀请毕业的师兄师姐们返校,整理文稿办十周年特刊,还搞了场小型晚会。活动结束后,社团里添了不少新鲜血液。

那段时间她几乎是天天跟穆逸舟黏在一起。

有点辛苦,却也很开心。

到如今,社团的人换了几拨,当初组织过十周年活动的人剩得已经不多。陈博学物理的,选了个忙碌又严苛的导师,毕业论文也还没写出来,成天泡在实验室里,能分出的精力有限。童溪的时间还算灵活,义不容辞。

钟原那边很快敲定了名单。

不过正逢期末季,骨干们忙着考试和论文,便把时间定在了寒假前。

委员会的群里九个人,六位在校生,三位是已毕业的。一位是穆逸舟,另两位是穆逸舟拉进来的前辈——社团的创始人陈立和另一位对社团感情很深的老师姐。两位都在十周年庆典时返校参加过活动,被穆逸舟邀请后欣然参与。

九张头像,轻易把十五年的时光串了起来。

童溪在A大多年,跟协会感情很深,想着这些年的变迁,多少觉得感慨,犹豫了好半天,临睡前还是忍不住把放在书架最上方的盒子搬了下来。

盒子有点沉,装着十周年的特刊、纪念相册、她当编辑的几本会刊和许多小纪念品。

好几年没打开过,里面依然纤尘不染。

翻开相册,从协会创立之初的老照片,到后来社团组织活动的各种照片,都是时光的印记。最后面的那几页上,穆逸舟出镜最多。而她也从最初站在边上的小女生,变成后来站在穆逸舟身边的人。

从高中到A大,她看着遥不可及的炽热骄阳,默默努力了那么久,终于站到他的身边。

那是她这么多年里最开心的时光。

指尖停留在一张抓拍上。

是在图书馆旁边的草坪,她和穆逸舟并肩坐着,她微微侧身,伸了手作势要去打他,而穆逸舟稍稍后倾,像是在躲。夕阳淡金色的光照在他的侧脸,轮廓英挺,唇角笑意很深,肆无忌惮的张扬里又带几分收敛。

那好像是穆逸舟第一次跟她开车。

口头调戏的那种。

穆逸舟在感情上其实是个挺克制的人。

以前他自信、张扬,站到台上时一副老子天下第一不服来战的样子,能带着兄弟朋友们熬夜奋战,能周密安排稳控全局,成为团队里的主心骨,对于女生却总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更不会没事儿耍帅瞎撩。

高中的时候,穆逸舟在学校很耀眼。

成绩优异、长得帅又有少年的傲气和张扬,每回上台领奖或者讲话,都是众人目光汇聚的焦点,暗恋他的女孩子加起来能组半个年级。

但他从来没跟谁传过八卦。

青春躁动的时候,恋爱总会最戳人的话题,学校里有班花有校花,多半都会沾上点捕风捉影的八卦,那位所谓的校草更是女朋友遍地跑。

穆逸舟却从来都没有。

他比同龄人都聪明、张扬,也似乎更加冷静,甚至暗藏倨傲——

高中的时候,他经常上台讲话,姿态是得体而自信的,但神情里偶尔会流露点不耐烦,仿佛嫌弃这种形式的无聊。体育课时,他会跟男生们打球、玩闹,却会偶尔站在人群外远眺,似乎学校太小太无聊,他迫不及待想去远方。

少年男女间我喜欢你、你暗恋我的把戏,在他看来,大概也是幼稚无聊的。

以至于后来,童溪意识到穆逸舟在追她时,一度怀疑是她的错觉。

但那确实不是错觉。

被抓拍的时候,两人已经在一起了,他读大四,拿了好几个offer,最终选择去伯克利跟随他喜欢的那位老师,一切就绪,只等着毕业后飞向远方。她还在读大二,繁重的课业之外,跟着老师做课题积攒经历,抽空准备考GRE,打算到时候申请出国。

为了追随他的脚步,也为了自己。

那次是协会组织真人RPG活动,约定结束了在草坪集合,然后大家一起去聚餐。

她负责的那个点结束得早,先回草坪复命。

春天的傍晚很温柔,草坪上几株白鹃梅开得正好,细碎繁密的花压着丛叶,宛如层林点雪。回来的人还不多,她和穆逸舟找个地儿坐着吹风闲聊,有西山晚霞,草坪落照。

不知怎么的,说起各自名字的由来。

穆逸舟以前很少谈及他的家庭。他在大一时就已经济独立,平常似乎也很少跟家里人联系,那回倒是提了不少。

他父亲的名字很好听,叫穆知非,是C市一所大学的教授,研究历史的,钻研了太多荣辱起伏后,性格里有些悲观淡然,也清高有气质。穆妈妈家里以前是从商的,她有这方面天赋,脑袋聪明,长得也很漂亮,当初冲着穆知非的颜值和才华倒追得手,大学毕业就结了婚。

穆逸舟出生的时候,俩人感情已有了裂隙。

被容貌和爱情冲昏的头脑清醒后,年轻的穆老师终于发现,他和妻子的追求其实相差甚大。而精神追求上的鸿沟,也不是恋爱时撒娇甜腻就能弥补的,在经商之风重兴,穆妈妈越来越痴迷于赚钱时,更难以协调。

所以给儿子取名逸舟,想让他在逐利的家庭里,保有一份淡然洒脱。

算是个寄托了期望的名字。

相较之下,童溪的名字来得简单多了。

——她爸爸姓童,老家附近有条桐溪,取了个谐音。

穆逸舟没去过桐溪,却知道那边风景很美,随口就说,“挺好的名字啊。”

“取得也太随意了吧。”童溪不满。

“我觉得挺好。”穆逸舟坚持己见,伸长了腿坐在草坪,唇角压着笑,像是咀嚼什么,漫声道:“跟我的名字天造地设。”

“有吗?”

“桐溪之上,逍遥逸舟。不是很好?”

这么一说,还真有那么点诗情画意,童溪深以为然地点头。

过了会儿又觉得不对劲,而穆逸舟则噙着笑看她,眼底含意深讳。

那是种很奇怪的眼神,仿佛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下,有些暗流在涌动,暧昧而让人捉摸不透。她回想桐溪的山水,没觉得那画面哪里不对,在穆逸舟那奇怪目光的注视下,却笃定这话另有深意。

桐溪之上,逍遥……

童溪之上,逍遥逸舟?!

十八岁的童溪还比较单纯,半只脚试探着踩到成年人的地盘,懵懂好奇地学着知识,却羞于提及。领会到背后含意的那一瞬,她瞪大了眼。而穆逸舟则笑着觑她,身体微微倾靠过来,肯定了她的猜测。

那眼神分明就是调戏!

童溪恼羞成怒,红着脸抬手去打他,穆逸舟笑出声来,往后躲。

这一幕被协会里负责到处拍照的同学捕捉,然后定格。

黄昏的草坪上,余晖是淡金色的,他们都还很年轻、肆无忌惮。

-

童溪的视线停留在那张照片,咬了咬唇。

在穆逸舟销声匿迹之后,有段时间,她经常会忍不住翻看旧物。

比如穆逸舟送给她的小礼物,协会组织活动的各种照片,一起熬夜编辑的会刊——没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会在排版时做点小手脚,将她的名字放在离穆逸舟三个字最近的地方,藏着无人知晓的欢喜。

那些小心思,是当时繁重学业里最甜的蜜。

在分手后却成了最毒的酒。

每回翻看照片,到最后都是流泪满面,她都不知道是何时哭的。

再后来,她像戒烟一样,强迫自己戒掉那些东西。

当然是舍不得丢的,只能竭力不去碰。礼物被装进箱子,藏在床底不见天日,照片和刊物锁在盒子里,放到柜子的最顶端,还拿小锁子封住,将钥匙交到巫文静手里看管。起初还会忍不住对着盒子发呆,慢慢地就习惯了,毕竟人总是要往前走。

如果不是穆逸舟突然回来,它仍会躺在柜子顶端。

也许再过几年,她会忘记。甚至可能在某个忽然想开的时刻,释然地送走旧物,来一场断舍离。但穆逸舟回来了,虽然跟从前的张扬姿态迥然不同。

他说这几年没再找过女朋友。

童溪清晰记得穆逸舟说这句话时的神情。

从张扬骄傲,变得沉默内敛,光鲜回国的背后,这些年他想必过得也不容易吧?

成了男神的白月光

成了男神的白月光

作者:归去闲人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