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容余墨白思韵诱你入怀小说章节阅读

容余墨白思韵诱你入怀小说章节阅读

时间:2020-07-01 10:38编辑:大怪

(诱你入怀)是由彼岸妃花潜心创作的一本现情小说。喜欢这本现情小说的读者们千万不要错过:白思韵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我以为妖孽不会老呢,原来也靠养生了?”东岳枫举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你这么夸我,我容易骄傲。不过话说回来,你家那个一零后呢?”

诱你入怀[女强]第24章

  几株绿色植物,一壶刚沏好的茶水,一套上好的紫砂茶具,中间坐着的人正慢条斯理的将茶壶里的茶水往茶杯里倒,姿势优雅而专业。

  让刚推门而入的白思韵有种勿入了哪家敬老院的错觉感。

  “你这是把公司当成养老院了?”

  东岳枫将手上刚倒好茶的茶杯递给白思韵,他今天穿着一件白色衬衫,领口却不太中规中矩,解了两个扣子,露出里面深而好看的锁骨。

  本来是一本正经的白色衬衫,也能让他穿出一种放荡不羁的风情,不愧是个妖孽,白思韵在心里说着,手上接过东岳枫递过来的茶杯,坐到了他对面。

  东岳枫又给自己的茶杯满上茶水,“如今00后都开始养生了,你还没跟上节奏呢?”

  白思韵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我以为妖孽不会老呢,原来也靠养生了?”

  东岳枫举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你这么夸我,我容易骄傲。不过话说回来,你家那个一零后呢?”

  东岳枫瞅了瞅白思韵身后,却没见到白图那胖乎乎的身影,有些遗憾,“莫非终于还是被你虐杀在摇篮了?”

  白思韵瞥了东岳枫一眼,虽说她不会养孩子是个真事儿,但她也没那么暴力,怎么就来个虐杀?那天白图一个姑父叫了一天,她这个姑姑的清白都不知道扔到哪个山头了,也没舍得给他一顿鞭子或者棍子的,这么想想她还真是少有的心善的姑姑。

  “我什么时候暴力犯罪过?他现在在家里乖乖抄三字经呢。”白思韵喝着茶淡淡道。

  东岳枫端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你可能对暴力犯罪有一定误区,体罚其实也算是一种暴力,不过放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自己在家里抄三字经,我个人觉得好像不太妥当。不过就养孩子这个事儿来说,我也没什么经验。”

  白思韵将茶杯里的茶喝了个干净,“自然不能放他一个人在家抄了,韩悦也在家,他俩一起抄,我看他们在一起抄的画面还是挺和谐的,临走也没打扰他们。”

  “咳咳,感情你家现在变成学习小组了?一个个的都抄书?不过,韩丫头她这次又闯了什么祸吗?我看她最近好像安分了不少呢。”

  白思韵将空茶杯放在桌子上,自己又拿起茶壶倒了杯茶水,似乎对东岳枫的这个养生茶喝的还算满意。

  “我前两天听说韩悦去了玖瑶会所,这丫头整天不干正经事,现在还去逛会所,我舅舅那边的棍子鞭子可都准备好了,我这边替她说着好话,她那边却胡闹着,我要再不给她点颜色,她怕是要在这儿开染坊了。”

  说起来白思韵也是两边为难,她舅舅那边希望她能把韩悦劝回去从医,走上正途,且已经准备好韩悦不从的话,严肃暴力的下一计划。而白思韵其实多少还是向着韩悦一些的,虽说她舅舅舅妈对韩悦的希冀也没有什么错,但人生如果连梦想都没有,就实在荒芜了。

  所以她这边答应了舅舅和舅妈帮他们劝韩悦,另一方面却有一些放羊的想法,私心也希望韩悦靠着自己能力干出点名堂来,也好回去后有反驳舅舅舅妈的理由不是?

  不过她支持韩悦的梦想,并不代表她支持韩悦肆无忌惮的胡闹,她这个当表姐的该修剪“枝丫”的时候,还是要拿起她的“剪刀”。

  东岳枫点了点头,倒茶的手一顿,“说到玖瑶会所,前两天似乎报道了关于陆导的那部新戏《岁春晓》的男主角似乎定下是许哲宇。”

  白思韵半倚着沙发,也没有多惊讶。《岁春晓》这部剧没开拍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想要争抢这部剧的角色,说起来也是一部IP大剧,是一位名作家写出来的古代宅斗的爱情故事,网上的热度和反响都特别好,本来她也有意想要争一下这个影视版权,不过比起这部剧,她却对《消失的维纳斯》更感兴趣,也就把全部精力转移到后者了。

  “意料之中了,女主角定了吗?”

  东岳枫摸着杯沿,“我本来以为陆导最近跟景婷乐接触频繁,会找她来演,但最近听说似乎这个女主这个角色没定下来,而且放出消息,连同女主角和其他主要角色都会公开选角。”

  白思韵这才有点惊讶,东岳枫说的和她的想法差不多,本以为景婷乐和许哲宇的前一部剧的CP被炒得很热,所以这个陆导会直接选用他们组合CP来演这部剧,可却突然要公开选角?这是为了炒热度?

  在她看来许哲宇这么个影帝已经是个不小的流量自带小能手了,所以这个选角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

  “有个有趣的传闻倒是说似乎这个女主的角色,是许哲宇要求留下的,似乎是内定了个什么人,也许是跟那篇报道里许哲宇抱着的那个女人有些关系,但也有人说在女主角报名的人里,看到了之前和许哲宇关系暧昧的一个叫李雯玉的那个女孩。我倒是很好奇让影帝能绕这么大圈子送角色的女人到底是谁,有什么通天的本事。”东岳枫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悠然的笑着。

  白思韵则面上带着几分不屑,她跟许哲宇不对付的很,自然不会说他什么好话。

  “他那个人一向古怪得很,说不准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也不好说,你还是少点好奇吧。”

  东岳枫放下茶杯,一脸笑意,“没吃到葡萄说葡萄酸,不太好吧?”

  白思韵表情不太好看的冷笑了一下,“你跟我扯这么久这些有的没得,是不是忘了,叫我来的目的了?那本书不是说有消息了吗?”

  东岳枫一笑,“光顾着跟你八卦了,倒是把正事儿忘了跟你说。《消失的维纳斯》的作者,我通过他经纪人跟他沟通了一下,他松口说可以把影视拍摄权给我们。”

  “真的?”白思韵有些不可置信,她本来已经做了最后放弃的打算,因为这本书的网络基础很不错,而且之前东岳枫也说过岳星光也有要签约这本书影视的打算,而岳星光来拍摄这本书的话,投入和宣传的影响力肯定是比他们这种小公司要大得多。

  这个作者能答应他们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而且这个作者似乎又不太想要拍影视,心里还有一定的抵触,所以白思韵几乎已经预见了他们得不到这本书影视版权的结局,但……

  东岳枫难得见白思韵有些失态的模样,笑意更浓,“不过,他也提了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东岳枫将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这个条件倒是跟刚刚咱们八卦提到的那个人有关系。”

  “什么意思?”

  “作者说如果要拍摄这部戏的话,男主角一定要是许哲宇。”

  ******

  热闹的大街上,一对一大一小带着帽子和墨镜一人手里拿着一支冰淇淋走在人群里,显得格外怪异。

  “表姑姑,咱们这么偷跑出来,如果让姑姑知道了,她会不会很生气啊?”白图一边舔着手里的冰淇淋,一边担忧的问着身边的韩悦。

  韩悦从小就不是个遵纪守法的,听了白图的话,笑嘻嘻道:“我看二表哥也不是个听话的,怎么他的儿子这么乖巧?白图你怕什么?出了什么事,自然有你表姑姑我挡着呢!”

  韩悦领着白图走在路上,一副有我罩着你,天塌下来都不用怕的气势。

  白图又咬了一口冰淇淋,小声道:“可是表姑姑,你的那个草木的书也还没抄完额……”

  对于韩悦这种自己的罪过都弥补不完,还想罩着别人的人,白图觉得很不放心,也对自己的未来颇为担心。

  韩悦从口袋里拿出纸巾在白图嘴边擦了擦,一副过来人的模样。

  “这白图你就不懂了吧,你表姑姑我呢,不抄完那本书,自然是有我的道理的。”

  白图歪着脑袋,“什么道理?”

  “你看啊,如果我抄完这本书的话,下次犯错了,表姐必然会再拿一本来给我抄,那我岂不是一本接一本无穷无尽了吗?如果我这次这本没抄完的话,表姐就会让我继续抄这一本,就省的再抄一本别的书了。”

  白图点了点头,虽然不太懂,但觉得好像还有点道理?

  两个人正坐在商店门口的长椅上吃着冰淇淋,研究着一会去哪家商场逛的时候,忽然一个人走了过来。

  “几天没见,孩子都这么大了?”

  韩悦抬头,看到一个和自己以及白图打扮的差不多的人正站在自己面前,这个人也戴了一顶鸭舌帽,黑色的墨镜占据了他大半张脸。

  “你是……是不是认错人了?”韩悦记忆里好像不认识打扮这么怪异的人,却忘记了自己也属于打扮怪异人群中的一员。

  “怎么,一夜之后,吃干抹净不认人了?”

  韩悦目瞪口呆,自己什么时候吃干抹净……额,莫非?

  “……?!”

  白图蹙眉看着眼前的人,又转动小脑袋看向韩悦,“表姑姑,他是谁呀?什么叫吃干抹净?”

  

诱你入怀

诱你入怀

作者:彼岸妃花类型:现情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