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岑旭冯景觅小心眼小说章节阅读

岑旭冯景觅小心眼小说章节阅读

时间:2020-07-01 09:43编辑:大怪

(小心眼)是由非木非石潜心创作的一本现情小说。喜欢这本现情小说的读者们千万不要错过:岑旭回国没惊动公司的人,想让来接机的人不一定乐意前来,又怕不想让接机的人过于热情。下午三点落地,孙省得在T1出口等候。

小心眼

推荐指数:8分

《小心眼》在线阅读全文

小心眼第15章

  岑旭回国没惊动公司的人,想让来接机的人不一定乐意前来,又怕不想让接机的人过于热情。

  下午三点落地,孙省得在T1出口等候。

  岑旭把行李递给孙省得,拉开前车门上车。

  刚走过两个十字路口,母亲陈舒的电话就进来。

  “你最近就那么忙?若青妈妈的生日晚宴都能先走,怪不得那天我都没瞧见你的影子。”

  岑旭说:“我刚下飞机,很累。”

  陈舒昨晚听赵秀雅委婉的抱怨了一句,想着事情已经发生,多说无益,只不过打电话的时候想起来,说他一句,没想到儿子竟然如此敷衍,有些不开心,“累也要听我说完。”

  岑旭无奈笑笑,“好,您说。”

  “你是不是对若青这女孩子不感兴趣?”

  岑旭看了一眼车窗外,“这种事回家再细聊,好不好?”

  陈舒脾气上来,直接就说:“不好,你必须说清楚。”

  “我不喜欢太复杂的女孩子。”

  本着对别人的尊重,岑旭说的很含蓄。

  陈舒却问:“什么叫太复杂?我看若青的教养,在李家也是数一数二的,而且有能力,以后在工作上对你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岑旭低头笑了笑,没做任何回答。

  陈舒叹气,“之前你爸爸提起跟李家联姻的事,你不是也没什么意见,怎么到了现在,又好像不感兴趣的样子,前几天你秀雅阿姨还说以后真成了一家人,不分什么你我,我都应承下了,你现在这个态度,让我怎么交代才好?”

  陈舒发完牢骚,等了几秒没任何回应,“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在听,”岑旭语气依旧如刚才一样,慢慢与她分析。“李家也不是只有一个李若青,您就那么想让她做儿媳?一则,我娶得只要是李家的姑娘,跟李若青的母亲依旧能成一家人,不用分什么你我。二则……还是那句话,太复杂的女人,我接受不了。”

  陈舒听他的语气,终于听出一些眉目。

  眨了眨眼,难以置信:“你是看上李家另外的姑娘了?”

  说到这她想到一个人,“只要不是觅觅就好。”

  岑旭顿了下,“您似乎对她有偏见?”

  “那丫头没定性,从小性子就骄纵,”陈舒当着自己的儿子,也没什么好遮掩,“我虽然心疼她从小没了母亲,但心疼归心疼,她这种姑娘,不是个贤内助。”

  岑旭没说什么,陈舒每次提冯景觅,总要回忆一下她的母亲。

  他颇有耐心的听完,始终没发言。

  陈舒说:“怎么不说话了。”

  岑旭声线不高不低:“在想事情。”

  “什么事?”她追问。

  岑旭略微遗憾:“要是国内可以一夫两妻制多两全其美,娶一个你喜欢的在你身边伺候着,再娶一个我感兴趣的带在身边,十个八个的女人家里又不是养不起。”

  “你敢!说什么混账话,”陈舒顿时有些激动,“不要接触那些乱七八糟的……”

  接下来就是一些教育他洁身自好的话,岑旭微微困倦,不打断,也没认真听。

  作为成年人他自然有自己的准则,可惜平常接触的圈子人际关系太乱,父亲母亲这里老是对他存在猜忌。

  就是因为住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出差或者应酬,晚上一旦回不去,父母就像询问没出阁的女儿一样防备,他为了避免麻烦才搬出来独居。

  不过好像仍旧少不了麻烦。

  ***

  冯景觅情场失意,职场得意。这几天生活水平比平常提高了一个度。

  以前她不喜欢一个人逛街,现在习惯了,以前不喜欢一个人在外面用餐,现在也适应了。

  中午突然很想吃牛排。拿上车钥匙就直奔峄市最出名的一家西餐厅。岑旭一个还算交好的朋友经营的,去年刚开业的时候,岑旭还带她来捧过场。

  之前就说岑旭在峄市遍地朋友,既有身份显贵身家清白的,也有低调普通身家不清白的,从正当职业到不正当职业,都跟他有些交集。

  岑旭以前对她无奈表示:生意人都是如此,身不由己。

  当然在他明确表示想睡她以后,也很直白的表示:我虽然交的朋友鱼龙混杂,并不代表我是个乱来的人,你可以理解成我活的爱惜。

  冯景觅当然相信岑旭活的爱惜,一个平常跟合作伙伴吃饭应酬,结束以后都要擦两遍手的人,活的能不爱惜嘛。

  冯景觅只是单纯想过来点个牛排吃,没想到在这还能遇见熟人。

  这个熟人就是陈冲。

  说来也是她做事不谨慎,同意他加了微信好友,却忘了屏蔽微信朋友圈。

  前几天刚回国玩的嗨,发了几张自己的照片,本以为美颜相机拍出来的照片都是照骗,没想到陈冲眼睛如此毒辣。

  陈冲一眼认出她,不紧不慢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冯景觅桌子上的手机就震动了,她拿起来,压低声音:“喂?”

  陈冲就笑了,低头跟身边朋友说了句“去跟一个朋友打招呼”,然后擦擦嘴角,扔下餐巾布径直过来。

  冯景觅还没意识到自己被人认出来。

  直到他走近,敲了敲桌子。

  冯景觅正在看菜单,抬起头,有些迷惑。

  陈冲笑了一下,“冯景觅?”

  冯景觅更加有些迷惑,眨了眨眼眸,“我是。”

  “我是陈冲,”他递过来手,“没想到用这种方式碰面。”

  冯景觅看着这只颜值还算过得去的手。

  以及对方英朗的脸庞。

  说实话,竟然有种很棘手的感觉。

  就好像已婚人士面对纠缠不休的ai昧对象。

  明明没做什么事,却特别害怕陈冲让她负责。

  她犹豫了三秒钟,三秒后很有礼貌的说:“你,你好……”

  陈冲嘴角噙着笑,拿出手机,找出她发朋友圈的时候,他保存到手机相册里的图片。

  对比了一下,“有没有人说过你不上镜,本人其实比照片还要漂亮。”

  冯景觅尴尬笑笑,“你今天吃蜂蜜了吧。”

  “没有,肺腑之言。”他整理了一下西装下摆,很礼貌的询问,“可以坐吗?”

  冯景觅不好意思说不可以,只能点头。

  她是个挺薄情寡义的人,国外的时候一个人落寞,隔三差五燃烧着话费跟陈冲煲电话粥。

  她能感觉到陈冲对她隐隐约约的上瘾,可就是装聋作哑不回应。

  一回国,立刻把人忘到九霄云外。

  第一次跟陈冲连麦,源于一场机缘巧合,她情场失意落魄,最怕晚上一个人孤单寂寞。

  外国友人非常热情的推荐给她一个软件,冯景觅听着神秘,于是就试了试。

  这种软件据说在国内也存在,在软件上,可以随机连麦,而不暴露信息,如果聊着有话题,契合,以后可以常联系,时间久了,也可以进一步认识,约出来成为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或者男女朋友或者X伴侣。

  这种聊友还有个很专业的划分。

  日抛:就是聊了一天,就抛弃的聊友。

  月抛:连续一个月甚至一个月内持续联系,突然有天抛弃的聊友。

  至于那些年抛,基本都会奔现。

  不过为了避免那种请人吃六块钱麻辣烫,一晚上被骗着睡十三次的尴尬事件,冯景觅还是戒备很强,很排斥奔现的。

  那晚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她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是岑旭。

  岑旭在国内好好的,自然不会跟她在异国他乡用这种方式碰上。

  加之喝了点酒,忍不住就跟陈冲多说了一些男女之事。

  大体就说她上一份工作的时候,迷恋上一个男人,无法自拔,这男人还是她的上司。还有……这男人技术很好……让她着迷……

  冯景觅也没想过会有见聊友的机会,心里压抑着,就想找个陌生人倾诉,偏偏那个软件女人只能匹配到男人,而男人只能匹配到女人。

  聊过这么深度,此刻见面,她尴尬不已。

  陈冲定力显然比她好,看着她,神态如常,“今天不上班?”

  冯景觅:“上班。”

  陈冲:“在附近上班?”

  冯景觅:“嗯。”

  陈冲:“我猜猜在哪?猜对了请你吃饭?”

  还有这么便宜的事?

  冯景觅合上菜单,“好啊。”

  陈冲一笑,“岑氏?”

  冯景觅抬起眼,跟他对视,撒谎不眨眼的摇头,“不是。”

  她潜意识的不想暴露太多个人信息。

  陈冲有些意外,提起嘴角,“是不是我猜对了,你骗我?”

  “你觉得我这么抠门的人,回放过一次别人请客吃饭的机会?”

  陈冲说:“那你可以撒谎说在岑氏,给我一次请吃饭的机会。”

  冯景觅被逗笑,托着下巴说:“可是,从小老师就教育我们,不可以撒谎,要做个诚实的孩子。”

  

小心眼

小心眼

作者:非木非石类型:现情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