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小心眼岑旭冯景觅小说第17章全文在线阅读

小心眼岑旭冯景觅小说第17章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7-01 09:43编辑:大怪

《小心眼》是非木非石最新创作的一本现情小说深受大家的欢迎。冯景觅和岑旭是这本书的主角。小说内容节选:岑远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冯景觅又不是职场小白,自然看的明白。把女孩送到合作伙伴床上这事,岑远在业务上很熟悉。

小心眼

推荐指数:8分

《小心眼》在线阅读全文

小心眼小心眼第17章

岑远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冯景觅又不是职场小白,自然看的明白。

把女孩送到合作伙伴床上这事,岑远在业务上很熟悉。

挂上电话,岑远直接叫来秘书,说江淮路哪哪哪,有家他表舅开的高档西餐厅,让秘书赶紧定地方,视野最好最雅致的地方。

秘书不明就里,以为岑远又看上哪个会所的小姑娘,想约人家吃饭。

前几天岑远还干了一件见不得光的事。

他一个朋友请他到会所唱歌,碰到一个九五后的年轻小姑娘。

岑远在女人上的爱好比较独特,大概是自己历尽千帆,所以追求返璞归真,比较偏爱那些年纪小的,单纯的,羞羞答答拘束放不开的。

不过他忘了一个事实,在会所里可以被“上下其手”的姑娘,有几个是真单纯,真正经,不过是绿茶婊装出来的白莲花。

可惜男人就是没有鉴/女表/能力。

于是岑远就着了小姑娘的道儿,半哄骗半强迫的把人给拿下了。

这事不知道怎么就被传开了,岑远在人前丢人现眼也就罢了,整个岑家一起受牵连。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最上不了台面的就是在外面乱来,还找上不了台面的女人。

***

冯景觅很郁闷,因为岑远给她下指示的时候这么说的:“冯主管,你就当这次跟岑总吃饭是一次饭局一次应酬,应酬你总会吧?况且又不用喝酒,岑总也比那些大腹便便地中海的老总们养眼,这么好的待遇,真是便宜你了……”

冯景觅真是无语。

换下工装,穿了一件粉色碎花的A字吊带小裙。提着黑色皮包出来,岑旭那辆经常自己出门不带司机时开的白色私家车就停靠在马路牙子上。

瞧见她鸣了一声笛。

冯景觅看一眼车牌号。

作为岑旭的秘书,她认识岑旭每辆车的车牌号。

尤其是对这辆白色私家车最熟悉。

因为每次私下里碰面的时候,岑旭就喜欢用这辆车,载着她到隐秘高档的地方用餐,或者把她带回私人公寓,冯景觅不是每次都留宿,毕竟李家家教森严,她不能总拿出差当借口。

冯景觅还没走到跟前,副驾驶的车门已经打开。

她扭身上车,带上车门。

岑旭看过来一眼,“中午跟谁吃饭?”

冯景觅低头拉上安全带,转了转眼珠子,轻描淡写:“一个追求者。”

空气瞬间静默,车子的引擎声有规律的响着。

男人沉寂数秒,“哪来的那么多追求者?”

她抬起头笑了一下,眼眸含着水似的。

“这年头谁还没有几个追求者。”

“怎么认识的?”

冯景觅看着他,鉴于对岑旭喜欢以长辈自居,喜欢教训人的了解,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撒了个善意的谎言:“朋友的朋友介绍的。”

岑旭握着方向盘,认真开车,语气略微嫌弃:“是不是没工作,那么清闲。”

冯景觅看他一眼,总觉得他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在说:哪个朋友,闲的蛋疼。

不过那么粗俗的话,他一般不会说。

岑远的表舅是开火锅店发家致富的,一开始学开店的时候,经常拿岑远做实验,在开火锅店之前,还做过高档化妆品的投资生意,可惜赔了,家里什么也不多,满屋子的精华原液,身边的亲人都拿去当身体乳,或者泡脚。

冯景觅之前在岑旭车子的收纳箱里见到过,岑远的表舅太热情,非要往他车里塞几瓶。

某次冯景觅跟岑旭在本市出差,时间紧急忘了带护肤品,还用过一次,虽然不是什么知名的大品牌,但涂在脸上还挺好用。

岑旭让她拿去,冯景觅没好意思。

岑远早就打过招呼,一到西餐厅,就看见一个穿着深灰色针织衫,黑色T恤,顶着啤酒肚,一看就知道平常应酬不少,酒量应该很好的男人走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岑远的表舅。

岑旭不喜欢张扬,奈何岑远不消停,简单吃个晚饭,竟然搞得大张旗鼓。

男人之间见面,不管是私下里,还是谈公事,只要不是密友,不是兄弟,见了面肯定要虚以委蛇,相互恭维一番。

冯景觅若无其事喝着咖啡,等岑旭寒暄完走过来,坐她对面,跟乖巧的把菜单推过去。

岑旭抬眼皮子看她。

冯景觅妖娆一笑,从身后拿出中午那份文件,翻到某一页,递过去。

“岑总,先别急着点单,签好字也不迟。”

岑旭端起柠檬水刚抿了一口,听她这么说动作顿住,眼角原本的一丝愉悦消退干净。

凝视她。

“冯主管,你是不是不懂规矩?”

冯景觅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既然是用陪吃饭换来的签字,当然得岑旭吃开心了才能提签字的事,不管是甲方乙方,还是大项目小项目,饭局上最忌讳那么目的性的行为。

她装不懂,笑笑,讽刺岑旭:“什么规矩?潜规则的规矩?”

岑旭往后撤了一下身子,神色不明的看她。

冯景觅非常不怕死的挑战极限,“职场果然就像你说的那么脏,有些时候,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站着一群成功的男人。”

“你看,你现在就引YOU我犯罪。”

岑旭动了动唇,“怎么说?”

“以前我做你秘书,没什么晋升空间,现在我做部门主管,上面有的是升迁岗位。”

岑旭眉宇拧了一下,示意她继续说。

冯景觅:“你说我背后要是能有一群男人的话,岂不是一路高升?”

“又不是拔河,男人越多越好。”他打开菜单,垂下视线,“以后别拿这种话开玩笑,不好笑。”

冯景觅托起下巴,他正好抬眉,两人对视。

“你真不幽默。”

“我从来也没说过我幽默。”

冯景觅转开视线,叹着气:“跟你交流真有障碍,你说五岁就差那么多吗?白天不懂夜的黑。”

岑旭合上菜单,客气问道:“那你跟谁交流没障碍?白天跟你吃牛排的那位?”

冯景觅:“……”

***

这场饭冯景觅吃的有些不消化,她平常是很爱吃牛排的,今晚味同嚼蜡。

回去的路上两人之间的气氛古怪。

冯景觅困倦,头往一边偏,抵着座椅昏昏欲睡。

橘黄色的路灯照耀整个大街,昏黄的光线让人眼前好像蒙了一层浅纱。

车厢内开着空调,气温略低。

冯景觅抚了抚锁骨,“你很热吗?”

男人看过来,话不需要多说,抬手关上。

她扭身,面朝车窗玻璃,给他一个侧身。

吊带松松垮裤,沿着颈肩往下滑,露出白生生,有些晃眼的纤细美背。

距离李宅还有一定距离,刚走到附近一个鲜花盛开的小公园,白天行人不少,晚上光线暗淡,连个行人都很少,茂密的柳树下,很阴森。

“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改天请你跟你那个追求者吃饭,我帮你掌掌眼。”

冯景觅依旧背对他,闻言轻笑出声,“好啊,要是我俩真在一起了,一定请你喝喜酒。”

话音才刚落地,岑旭脚踩油门,“坐稳。”

冯景觅睁开眼,看向旋转方向盘的那双修长的手指。

还没想起来问到底去哪的时候,车子已经脱离主路,缓慢进入小公园。

一进去便是停车场,大晚上停车位富足,只有两三辆私家车静静停着。

岑旭按着方向盘打了几个璇儿,稳当的停在一颗树荫很大的梧桐树下面,斑驳的树影不断摇曳。

冯景觅往上坐了坐,抬手把夹带拉上来。

岑旭解开安全带,推车门下去,门开着,他站了站。

很快又上车,在冯景觅不解的注释下,忽然探身子,握住她的肩膀,往他那边带。

“布料少的可怜,故意穿了去见追求者?”

“不啊……唔……”

岑旭没给解释的机会,直接低头,堵上她的唇。

男人的力气很大,不给反抗的机会。

冯景觅用力挣扎,刚挣扎没几次,下颌被男人的虎口钳住,往上提,往他那边带。

车箱内原本正适宜的温度在攀上,冯景觅鼻尖微微冒汗,也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潮湿。

就在场面失控的前一秒,手机铃声响起——

是冯景觅很喜欢的那首《土耳其进行曲》的高潮部分。

岑旭顿了一秒,眼皮子启开,视线从冯景觅的轻轻合上的眼皮挪到精致的鼻梁,最后停留在红唇之上,闭了眼,又用力吻了她一下才撤开。

这一下带着刻意的力道,刻意的惩罚,让冯景觅痛的皱眉。

她低着肩膀推开他,靠坐回去,用力呼吸两下,拿起手机看。

竟然是陈冲。

冯景觅来不及多想,手忙脚乱的挂掉。

岑旭何等聪明,轻而易举察觉到猫腻。

瞥她一眼,“这么晚,谁的电话?”

冯景觅眼皮子跳了跳,“卖房子的,骚扰电话……最近一直打。”

抿抿唇,“可烦人了呢。”

“哪里的房子?”

“名城御府那边。”

岑旭沉吟,“有购房打算?”

“之前陪着林文去看房子,了解过三室一厅的购房价位,他们给算了算,就留了电话号码……”

她说完很不舒服的皱眉,到现在舌根还有点火辣辣的痛。

“准备搬出来?”

“有这个打算。”

大概说的有鼻子有眼太真实,岑旭破天荒信了。

她松口气。

小心眼

小心眼

作者:非木非石类型:现情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