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姜承启苏灵雨我家王妃凶又娇小说章节阅读

姜承启苏灵雨我家王妃凶又娇小说章节阅读

时间:2020-06-24 15:24编辑:大怪

(我家王妃凶又娇)是由陆小喜潜心创作的一本古言小说。喜欢这本古言小说的读者们千万不要错过:“你太过于心计,让先皇喜爱你,让九王关注你。为了除掉九王,皇上只好娶了你。皇上娶你,并非是爱你,而是想要你手中的权势罢了。”欣赏了姐姐的变脸,苏玉大笑,“最爱你的男人已经死了,是你亲手害死的。”

我家王妃凶又娇第一章 死于非命

“娘娘要生了,求你们找个御医来。”侍女跪求门外的御林军。

御林军却视而不见,一心站岗。

阵痛令苏灵雨面目发白,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咬牙撑着。“不怕,苏姑。你令人烧热水,准备好剪刀,把本宫备下的小儿被褥取出。”

“好。”

苏灵雨强撑一口气,为了未谋面的孩子,她不能昏迷,不能晕倒,定要把他带到世上来。

约莫一个时辰,一声“呜哇呜哇”婴儿声打破了未央宫的寂静。

“真好,姐姐生了位皇子。”

不知何时,寝殿里出现了凤冠华服女子,九尾凤凰展翅凤冠令她多了几分姿色。

苏姑上前要阻挡,却被跟在贵妃身后的公公上前一手捂住嘴,一手握匕首插入了心脏。

贵妃看也不看苏姑,直接越过去。

苏灵雨震惊,身子下示意的动了动,却是疼的再没有半点力气,连挪动都做不到。

只能用手和被子,护住身侧的孩子,挡住小孩儿不被苏玉看见。

“姐姐就这么怕我?”

苏灵雨痛恨道:“凤印、名声、地位,我都给了你。连皇帝也给你了,苏玉你还想怎么样?”

“是的,你什么都给了我,但还有一样你没给我。这未央宫你还住着。”

苏玉冷笑,“我的好姐姐,你占据这个位置太久了,久到我寝食不安。”

这一抹冷笑,让苏灵雨发冷。

苏灵雨心思急转,想法子自救。

苏玉脸色狰狞,冷硬地说道:“所谓的给,并不是给而是拿回来。你所属的一切都是我的,我不过是拿回来。”

“苏灵雨,在你没回来之前,我跟皇上一见钟情,皇上发誓非我不娶。如果不是你横插一脚,正室的位置从一开始就是我的。这后位,本就该是我的。”

回想起这些,苏玉气得上去,一巴掌扇偏了苏灵雨。

“你太过于心计,让先皇喜爱你,让九王关注你。为了除掉九王,皇上只好娶了你。皇上娶你,并非是爱你,而是想要你手中的权势罢了。”

欣赏了姐姐的变脸,苏玉大笑,“最爱你的男人已经死了,是你亲手害死的。”

苏灵雨的心脏砰砰地跳,不敢往那个人身上想。

“我与皇帝设计,让你失身于皇上,非嫁皇帝不可。而你与皇帝,害死了九王。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杀了最爱你的男人,不好受吧?”

苏灵雨如同被雷轰打,整个人不能动弹。

她与九王自幼相识,九王虽然冷酷,可常常问她过得还好吗?时常为她东奔西走,为她做任何事,却不问回报。

回忆他死前那一幕,他还让她好好活着,告诉她一定要过得好,不让他担忧。

姜承启的死,宛如就在眼前。

是她害死了他!

像一只手捏住了她的心,让她痛彻心扉,泪水不断往下流。

看着姐姐变脸,看着姐姐痛苦,苏玉觉得痛快。

“姜承启武艺不凡,为何在那天能被人擒拿?是因为你,你亲手送过去的那碗糖水,里边放了软骨散。”

“陷害姜承启的证据,也是你的人带进去的,因为都是你,所以姜承启放弃了抵抗。在姜承启心里,你就是那个要他命的人。你就是杀人凶手。”

苏玉大笑,“没想到吧。你一直说无愧于心,现在你还敢那样说吗?”

苏玉问:“你还记得你母亲的死吧。她真的是病死的吗?”

“还有你弟弟,真的是不小心落到水里的吗?”

苏玉靠近苏灵雨,小声说:“都是我弄的。”

“如果你娘不死,我娘永远都是平妻,永远低人一等。如果小旭不死,我弟就不能成为最瞩目那个。如果你不死,我就不能坐上后位。我恨你们,恨不得你们都死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苏灵雨大怒,伸手要抓苏玉,要掐死苏玉。

她这一动,让苏玉发现了她藏在内侧的孩子。

苏玉一把推开她,退后几步,挥手让外面的人进来。“把这孩子给带走,弄死。”

两位健硕的稳婆,一前一后压着苏灵雨。奶娘上前抱走小皇子。

“放肆 ,放开本宫。”因为疼痛完全看不到任何血色的脸,十分狰狞。

“把本宫的孩子还给我,快……还给我。”

苏灵雨挣扎下床要去抢回来。

而苏玉看了眼小猴子,摆摆手,让奶娘把小猴子带走。

“放心他很快会下去与你见面的,过鬼门关时不要走太快,小心你儿子跟不上。”

苏灵雨指责她,“你这个贱人,这也是皇上的孩子,你胆敢这般对待他。”

苏玉勾起嘴角,嘲笑苏灵雨,“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皇上对你不理不睬,用得上你时才想起你。从你传出有孕,皇上来看过你几次?”

苏灵雨想要走过去,才走了两步,却怎么也走不动了。

稳婆不知对她做了什么,她下身一阵痛,紧接着里边有许多血流了出来。

奶娘再次走进了屋,“贵妃娘娘,小皇子过于体弱,若不传太医怕撑不了几个时辰。”

“那就放外面冷着,好让她们母子一起上路。”

软倒在地上的苏灵雨,虚弱地哀求,“不要,不要。苏玉,我们同是一宗之亲,你看在血缘上,你救救他。让他给你做儿子,让他给你养老送终。”

苏玉摸着自己的肚子,“不必了。本宫不需要。”

苏玉见苏灵雨身子底下蔓延出血色,心想事成了。威严地说道:“回宫。”

“不,苏玉,你不能这样。稚子无辜,你救救他。”苏灵雨挣扎着要爬出去。

“何必呢,一起上路不是更好。”苏玉头也不回地走了。

奶娘进内把孩子还给苏灵雨。

稳婆见事成了,松手离去。

苏灵雨体下大出血,她抱着孩子想要去求太医。拖着流血的身躯,往门外爬去,身后留下一条血路。

尚未爬出寝宫,力气用尽,她看着微弱的孩儿悲哭。“是娘的错,是娘不好,生下你却不能救活你。”

“我儿……娘先走了。”

庆历三年,庆历帝第一任皇后,因生育大出血而死。皇子出生不到一炷香,随之而去。

皇帝令:先皇后无德无贤无惠,不宜国丧,不入皇帝陵。国库紧张,不宜大葬,从妃嫔礼。

“娘娘要生了,求你们找个御医来。”侍女跪求门外的御林军。

御林军却视而不见,一心站岗。

阵痛令苏灵雨面目发白,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咬牙撑着。“不怕,苏姑。你令人烧热水,准备好剪刀,把本宫备下的小儿被褥取出。”

“好。”

苏灵雨强撑一口气,为了未谋面的孩子,她不能昏迷,不能晕倒,定要把他带到世上来。

约莫一个时辰,一声“呜哇呜哇”婴儿声打破了未央宫的寂静。

“真好,姐姐生了位皇子。”

不知何时,寝殿里出现了凤冠华服女子,九尾凤凰展翅凤冠令她多了几分姿色。

苏姑上前要阻挡,却被跟在贵妃身后的公公上前一手捂住嘴,一手握匕首插入了心脏。

贵妃看也不看苏姑,直接越过去。

苏灵雨震惊,身子下示意的动了动,却是疼的再没有半点力气,连挪动都做不到。

只能用手和被子,护住身侧的孩子,挡住小孩儿不被苏玉看见。

“姐姐就这么怕我?”

苏灵雨痛恨道:“凤印、名声、地位,我都给了你。连皇帝也给你了,苏玉你还想怎么样?”

“是的,你什么都给了我,但还有一样你没给我。这未央宫你还住着。”

苏玉冷笑,“我的好姐姐,你占据这个位置太久了,久到我寝食不安。”

这一抹冷笑,让苏灵雨发冷。

苏灵雨心思急转,想法子自救。

苏玉脸色狰狞,冷硬地说道:“所谓的给,并不是给而是拿回来。你所属的一切都是我的,我不过是拿回来。”

“苏灵雨,在你没回来之前,我跟皇上一见钟情,皇上发誓非我不娶。如果不是你横插一脚,正室的位置从一开始就是我的。这后位,本就该是我的。”

回想起这些,苏玉气得上去,一巴掌扇偏了苏灵雨。

“你太过于心计,让先皇喜爱你,让九王关注你。为了除掉九王,皇上只好娶了你。皇上娶你,并非是爱你,而是想要你手中的权势罢了。”

欣赏了姐姐的变脸,苏玉大笑,“最爱你的男人已经死了,是你亲手害死的。”

苏灵雨的心脏砰砰地跳,不敢往那个人身上想。

“我与皇帝设计,让你失身于皇上,非嫁皇帝不可。而你与皇帝,害死了九王。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杀了最爱你的男人,不好受吧?”

苏灵雨如同被雷轰打,整个人不能动弹。

她与九王自幼相识,九王虽然冷酷,可常常问她过得还好吗?时常为她东奔西走,为她做任何事,却不问回报。

回忆他死前那一幕,他还让她好好活着,告诉她一定要过得好,不让他担忧。

姜承启的死,宛如就在眼前。

是她害死了他!

像一只手捏住了她的心,让她痛彻心扉,泪水不断往下流。

看着姐姐变脸,看着姐姐痛苦,苏玉觉得痛快。

“姜承启武艺不凡,为何在那天能被人擒拿?是因为你,你亲手送过去的那碗糖水,里边放了软骨散。”

“陷害姜承启的证据,也是你的人带进去的,因为都是你,所以姜承启放弃了抵抗。在姜承启心里,你就是那个要他命的人。你就是杀人凶手。”

苏玉大笑,“没想到吧。你一直说无愧于心,现在你还敢那样说吗?”

苏玉问:“你还记得你母亲的死吧。她真的是病死的吗?”

“还有你弟弟,真的是不小心落到水里的吗?”

苏玉靠近苏灵雨,小声说:“都是我弄的。”

“如果你娘不死,我娘永远都是平妻,永远低人一等。如果小旭不死,我弟就不能成为最瞩目那个。如果你不死,我就不能坐上后位。我恨你们,恨不得你们都死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苏灵雨大怒,伸手要抓苏玉,要掐死苏玉。

她这一动,让苏玉发现了她藏在内侧的孩子。

苏玉一把推开她,退后几步,挥手让外面的人进来。“把这孩子给带走,弄死。”

两位健硕的稳婆,一前一后压着苏灵雨。奶娘上前抱走小皇子。

“放肆 ,放开本宫。”因为疼痛完全看不到任何血色的脸,十分狰狞。

“把本宫的孩子还给我,快……还给我。”

苏灵雨挣扎下床要去抢回来。

而苏玉看了眼小猴子,摆摆手,让奶娘把小猴子带走。

“放心他很快会下去与你见面的,过鬼门关时不要走太快,小心你儿子跟不上。”

苏灵雨指责她,“你这个贱人,这也是皇上的孩子,你胆敢这般对待他。”

苏玉勾起嘴角,嘲笑苏灵雨,“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皇上对你不理不睬,用得上你时才想起你。从你传出有孕,皇上来看过你几次?”

苏灵雨想要走过去,才走了两步,却怎么也走不动了。

稳婆不知对她做了什么,她下身一阵痛,紧接着里边有许多血流了出来。

奶娘再次走进了屋,“贵妃娘娘,小皇子过于体弱,若不传太医怕撑不了几个时辰。”

“那就放外面冷着,好让她们母子一起上路。”

软倒在地上的苏灵雨,虚弱地哀求,“不要,不要。苏玉,我们同是一宗之亲,你看在血缘上,你救救他。让他给你做儿子,让他给你养老送终。”

苏玉摸着自己的肚子,“不必了。本宫不需要。”

苏玉见苏灵雨身子底下蔓延出血色,心想事成了。威严地说道:“回宫。”

“不,苏玉,你不能这样。稚子无辜,你救救他。”苏灵雨挣扎着要爬出去。

“何必呢,一起上路不是更好。”苏玉头也不回地走了。

奶娘进内把孩子还给苏灵雨。

稳婆见事成了,松手离去。

苏灵雨体下大出血,她抱着孩子想要去求太医。拖着流血的身躯,往门外爬去,身后留下一条血路。

尚未爬出寝宫,力气用尽,她看着微弱的孩儿悲哭。“是娘的错,是娘不好,生下你却不能救活你。”

“我儿……娘先走了。”

庆历三年,庆历帝第一任皇后,因生育大出血而死。皇子出生不到一炷香,随之而去。

皇帝令:先皇后无德无贤无惠,不宜国丧,不入皇帝陵。国库紧张,不宜大葬,从妃嫔礼。

我家王妃凶又娇

我家王妃凶又娇

作者:陆小喜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