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李萼颜蕊蕊唐朝大先生小说章节阅读

李萼颜蕊蕊唐朝大先生小说章节阅读

时间:2020-06-05 10:00编辑:大怪

(唐朝大先生)是由廿四猫潜心创作的一本古言小说。喜欢这本古言小说的读者们千万不要错过:‘书至初唐而极盛’。大唐承魏晋书风,既对前代有了继承同时又有了革新,可以说汉字的书法至大唐便形成了大致的流派。

第五章:神秘女

‘书至初唐而极盛’。

大唐承魏晋书风,既对前代有了继承同时又有了革新,可以说汉字的书法至大唐便形成了大致的流派。

斗墨,便是大唐底层文人常见的一种炫技娱乐,同时也很受普通人的欢迎。

许多年后,清河县的人依然能清晰地记起关于天宝十三年夏发生在崔氏学堂门口的那一场斗墨比试。

“当当当…”

“斗墨了,斗墨了,大家快去学堂前看啦。”

随着一阵急促的铜锣响起,崔氏学堂大门前一下子就沸腾起来了。从四面八方凑过来看热闹的人群和学堂里的学生、先生,足足把学堂门口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水泄不通。

作为这个文盲率很高的时代,普通人对文化的敬畏和崇拜比全民大学生时代要热情的多。

“这一次又是谁和谁斗墨?”

“自然是学堂里的先生咯,只有他们识的字最多嘛。”

“站在左边的是崔先生,站在右边的那是谁?”

“那不是李刘氏家那个疯儿子吗!”

“什么,一个小疯子居然要和教书先生斗墨?”

“今天有好戏看了,没准等会那小疯子会发疯病。”

“就算不发疯,这小子也不可能赢过他的先生的吧。”

在一声声的议论中,围观的人情绪高涨,可以听得出来他们对这场比斗的期待不是谁更厉害,而是李萼这个疯子会不会现场出丑。

崔成甫上前几步抱拳说:“各位乡邻:今日请大家来做一个见证,某教授了此子整整十年,不谈授业传教的恩典,起码也费心劳神了十年。可是此子不但不懂感恩,竟然质疑崔某的品行,要和我当众斗墨。你们说,我该不该小小地惩戒一下他?”

“崔先生莫生气,他是一个疯子。”

“你就当他说的是疯话罢了。”

有一些认识李萼和崔成甫的人纷纷劝说。

“你儿子才是疯子,你全家都是疯子。”听到有人说李萼是疯子,李刘氏立刻炸了。

“这女人莫不是也疯了吧?”

“看她那样子,估计她儿子的疯病就是她传染的吧。”

“哈哈哈…”

围观的人一阵哄笑,这让本来就已经炸毛的李刘氏更加暴躁得失去理性了。

“我儿子没疯,他收了我家八十亩束脩,还要开掉我儿子的学籍,我儿是气不过才和他比斗的。”李刘氏失去理性之后,众目睽睽下把事情的原委抖了出来。

“哗!”大家一片哗然。

“八十亩束脩,这也太高了吧?”有人嘘嘘不已。

“我记得崔氏学堂对外姓收的束脩是五亩每年,怎么会多出这么多?”

“你这村妇,休要聒噪,谁拿你家八十亩束脩了?”崔成甫一听李刘氏爆出那八十亩田的事,赶紧先声夺人。

“就是八十亩,本来就是八十亩嘛。”李刘氏受了欺负,非常委屈。

“阿娘,咱先不说这些,先和他比一下。”李萼轻轻地宽慰李刘氏,生怕她急火攻心。

“嗯,娘听萼儿的。”李刘氏摸了一把眼泪点点头说。

“就是,斗墨就斗墨,扯什么八十亩不八十亩的。”崔成甫悻悻然。

“你俩要怎么比?”有人起哄。

“随他写多少,某只写十个字,如果他能把我写的字全部识出,我便认输。”崔成甫昂着头说。

“啪啪啪…”

“好样的崔先生。”学堂里的学生和先生一起鼓掌。

这掌声显然是送给崔成甫的,跟李萼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李刘氏怯怯地看了一眼崔成甫,转而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她又想着退却。

“萼儿,要不咱不比了吧?”李刘氏说。

“阿娘,比斗又没开始,咱不能这个时候认输。”李萼倔强地说。

虽然李萼有比斗的胆气,可是他也没有必胜的信心,加上崔成甫的气势又稳稳压过自己,就连李刘氏都不看好自己,李萼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感。

“要是有人能支持一下我,该多好啊!”李萼感叹。

不过李萼知道这是妄想,就他如今顶着一个‘疯子’的处境,又有谁会支持他呢?

就在李萼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不同意见的声音从围观的人群里大声响起。

“既然是比斗就有输赢,假如是崔先生输了呢?”

李萼一愣,转过头看向人群,他试图寻找那个声音。

可是现场满眼皆是男子的面容,他刚刚明明听到的是一个女声。

“我怎么可能会输?”崔成甫对刚刚的质问嗤之以鼻。

“万一你俩打成平手或者是你输了,又该如何?”那个女声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李萼听清楚了,这是一个好听的女声。虽然是质问的语句,但是声音既细又柔,听起来像是一条漂浮在半空中的丝带。

然而,李萼依旧没有从人群中找到说话的人。

“哼!如果我输了,我便答应这小子的要求,不光把之前的束脩还给他,还可让他去少中班进学。”崔成甫赌气地大声说。

“怎么才算他赢?”女子反问。

“只要他写的字中有一个我不识得,那我便让识得的人来做他的先生。”崔成甫说。

“说话可要算数?”那女声接着发话。

“当然算数。”崔成甫有些不耐烦地说:“让他先写,免得说我欺负他。”

‘唰’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李萼。

崔成甫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李萼也就顾不得寻找帮自己说话的人,他低着头快步走到了右边的条案后,开始写字。

写毛笔字这活儿,李萼是会的,书法一途没有多年功力压根就显不出水平,就连大唐最常用的繁体字,李萼都认得磕磕绊绊。

不过他好歹也是上过大学的人,把每一个字一笔一划规整地写出来的本事还是有的。

李萼刚写完一页纸,崔成甫就一个箭步跑了过来。

他一把扯过李萼手里的纸,习惯性地从右到左竖着大声地念了出来:“度、夫、吾、我、言、复…这么多字,连一句通顺的话都没有,不学无术至如此,真是白瞎了我十年的教导。”

崔成甫对李萼的鄙夷是红果果的,一点情面都没留。

“那小子写了些啥?”

“写的都是字,连起来狗屁不通。”

“确实不通顺,确实只是一个蒙生而已。”

有识字的人纷纷摇头,算是帮着崔成甫坐实了李萼的不学无术。

“嘁!”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嘘嘘,似乎李萼的表现都在众人的预料之中。

李萼很想站出来大声说点什么,但是当他看到崔成甫那一脸自鸣得意的神态时,当即忍下了。

“崔先生,你还没读完呢,是不是后面的字不认识了?”

就在崔成甫洋洋得意的时候,那个好听的声音又一次质疑起崔成甫来。

“好,我给你们读完它。”崔成甫挤满皱纹的笑脸立刻一僵,转而慢慢拉长。

被人当场将了一军,他的心情极度不悦。只见他重新拿住那张纸,狠命地抖了两下,两眼轻蔑地瞧了上去,准备开口。

“……”

然而,他卡壳了。

崔成甫居然卡壳儿了。

“崔先生,接着念啊。”有人催促说。

“念什么念,这小子写的这个就不是字。”崔成甫涨红着脸说:“这个字的笔画他根本就没写完。”

“哦!”众人深以为然。

崔先生说不是字,那就不是了,有谁会怀疑崔先生的权威呢?

“崔先生,你莫不会真不认识那个字吧?”

可是就有人质疑崔先生的权威,而且依然是那个好听的女声。

“嘁!会有我不认识的字?”崔成甫盛气凌人。

“识不识得,不应该由你一人说了算。”李萼说话了:“既当参赛者又当裁判,你这是耍流氓。”

“那你们说由谁说了算?”崔成甫玩味地看着李萼问。

“应该找……”李萼的目光看向了周围。

然而,周围的人群里静悄悄的,那个好听的女声并没有站出来,李萼略感失落。

——

作者有话说:

书法的门派也多,一般人也认不全每个汉子的所有写法,要不然也不会出现把”宾至如归“认成妇女之友这种笑话。斗墨是想象出来的情节和叫法,只不过对书法迷恋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
唐朝大先生

唐朝大先生

作者:廿四猫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