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品牌小说 > 资讯 > 仄言琉渊小说by在下起名废《七生七世琉璃劫》章节试读

仄言琉渊小说by在下起名废《七生七世琉璃劫》章节试读

时间:2020-06-04 16:19编辑:大怪

主角是仄言和琉渊的小说《七生七世琉璃劫》是在下起名废撰写的一本比较火的仙侠小说。小说主要叙述:与九重天的仙山神雾缭绕不同,魔尊肆夜的封印之地,碧海渊这地名虽起得好听,但委实是一处货真价实地穷凶极恶之境,深不见底的荒渊下,镇着一根通天石柱,石柱之上盘着一条身形庞大的九头冥蛇,这九头冥蛇长了一身漆黑的鳞片,身子缠绕在石柱之上,它耷拉着眼皮,此刻正昏昏欲睡,这石柱的底部,蔓延着一条漆黑的锁链,锁链锁着的,是一位衣衫褴褛的男子,这男子蓬头垢面,早已不见当年风姿.......微风轻拂,他的跟前,聚出了一团黑雾,待到雾气散尽,一位身披黑袍,面容被面具遮掩的男子自黑雾中走来,来到了他的跟前。

第五章 阴山府邸

与九重天的仙山神雾缭绕不同,魔尊肆夜的封印之地,碧海渊这地名虽起得好听,但委实是一处货真价实地穷凶极恶之境,深不见底的荒渊下,镇着一根通天石柱,石柱之上盘着一条身形庞大的九头冥蛇,这九头冥蛇长了一身漆黑的鳞片,身子缠绕在石柱之上,它耷拉着眼皮,此刻正昏昏欲睡,这石柱的底部,蔓延着一条漆黑的锁链,锁链锁着的,是一位衣衫褴褛的男子,这男子蓬头垢面,早已不见当年风姿.......

微风轻拂,他的跟前,聚出了一团黑雾,待到雾气散尽,一位身披黑袍,面容被面具遮掩的男子自黑雾中走来,来到了他的跟前。

肆夜微微抬了抬眼皮,“你每次来我这儿,都一定要打扮得这么鬼鬼祟祟吗?”

“嘿嘿,防范于未然嘛,我如今这副模样来偷会你,就算被仄言那厮撞见,打不过他也是能逃走的,回头面具一摘,继续做神,倘若不加遮掩,真面目被他撞见,即便当时侥幸逃脱,这四海八荒的,我也没地儿躲去。”黑袍下传出了阴郁低沉的声音,想来是施展了修音术,连原本的声音也一并隐藏了起来。

肆夜冷哼一声,“三十万年了,他何曾来碧海渊看过我一次?”

“咦,你这话说得,好似格外幽怨呀。”那黑袍从怀中摸出聚灵神壶,朝着肆夜抛了过去,“这壶中是我这几万年来苦心积攒的怨灵,你拿去好好将养将养你的神魂罢。”

肆夜接过神壶,摇晃着壶中的怨灵,有些不满,“有点少啊。”

“自从当年神魔大战你战败之后,这四海八荒的,已经有三十万年没个灾啊难的了,我能凑这么点儿已是不易,嫌少?那你还我!”这黑袍人说罢,作势就要去抢肆夜手中的神壶。

肆夜连忙护着聚灵神壶,嚷嚷道,“蚊子的腿儿也是肉,一边儿去,甭妨碍爷修炼。”

“哼,你就只会凶我,有本事朝仄言吼去。”这黑袍人也就随口瞎嚷嚷而已,见肆夜当着他的面已收下了聚灵神壶,便收回了手来。

魔尊肆夜当着黑袍人的面,打开了神壶,不多时便将壶中的怨灵一饮而尽,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舒服的打了个饱嗝,将空壶扔回给了黑袍。

“小夜,若是有朝一日,我能救你离开这碧海渊,你能不能...........”黑袍的话还没说完,就在此时,石柱上的九头冥蛇,睁开了眼睛。

“你骂谁呢?小夜?劳资是你哥!”肆夜一拂袖,将这黑袍人直接打成了一团黑雾,“滚~”

黑雾散尽,那黑袍已被他传送出了碧海渊,石柱上的九头蛇,沿着石柱缓缓地爬了下来,九个蛇头冰冷地盯着肆夜。

“看什么看?这都被关了三十万年了,自言自语不行啊?看不惯啊?想单挑吗?”肆夜冲着这九头冥蛇挑衅道。

“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这九头冥蛇晃晃悠悠地从石柱上爬来下来,围在肆夜的周围缓缓地绕了一圈,九个脑袋同时开口,随后尾巴一甩,化作蛇鞭,在肆夜的背上狠狠地抽了一鞭子。

噗.......

肆夜衣衫尽碎,背上露出了一条又宽又长的伤口,伤口处冒着黑色雾气,他修的是魔道,常年以怨灵为食,浑身上下的血都是腐臭漆黑的。

肆夜眼中有火,正想施展神通好好教育教育这条不知魔尊威严的九头冥蛇,奈何他脖子上的黑锁链,却将他的攻击尽数吸走。

又是一鞭下来,肆夜被掀翻在地,他趴在地上,脸上已沾满了尘埃,这九头冥蛇缓缓地在地上爬了一圈,确定这四下并无旁人,这才重新慢吞吞地游回了石柱之上,它所经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黑色的血迹,魔血从它的尾巴根流下,噗嗤噗嗤的散发着黑色雾气,很快,便蒸发得干干净净了。

肆夜懒得动弹,背上散发着黑色雾气的伤口越来越小,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小夜,若是有朝一日,我能救你出去,能不能......”

肆夜翻了个身,他赤裸着上身躺在碧海渊的深渊之下,早已没有了半分魔尊的威严,他望着头顶那半寸亮堂的天空,想起黑袍临走留下的话,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三十万年都过去了,那黑袍若是真的有办法救自己出去,又何须每隔几万年,便冒着被仄言发现的风险来这碧海渊替自己送怨灵?

呼~微风过处,西尽阴山,愣是荒凉得连片落叶都没有。

“你确定,要把府邸建在此处?”此地穷山恶水,委实连寻常散仙都看不上。

“下月中旬就要在此处宴请群仙了,话都已经放出去了,岂能出尔反尔?”琉渊倒是对这片土生土长的地方充满了感情,她深呼吸一口,单手一握,便幻出了一根锄头,“再说这不还有大半个月的时日嘛,事在人为嘛。”

说话间,她便一锄头下去,松了松阴山上的泥土。

“阿渊哪,只剩大半个月的时日,你确定你这样来得及?”连辛见琉渊如凡尘俗人那般开荒种地,有些无语地扶了扶额头。

“这能有什么办法,毕竟我术法修行不佳,虽虚长了三十万年岁的寿命,却无移山填海之能,哎,要是人能用术法帮帮我就好了。”琉渊一边挥舞着锄头,一边拿着双眼朝着连辛的方向瞟呀瞟,“我记得我有一个朋友,贵为四帝之一,他的术法修行,就很是厉害,也不知道若是贸然请他用术法帮忙修缮府邸,会不会太屈尊了些。”

“不过我想我那朋友这么仗义,应该不会见死不救才是,毕竟我前不久研发的新毒药,一时半会儿也没地方实验.......”琉渊这话明里暗里,满满的套路与威胁。

三十万年了,每每琉渊想请连辛帮忙,都这路子。

“姐,你能换个套路吗?”连辛叹了口气。

“套路不在新,管用就行。”琉渊裂嘴一笑,这笑落在连辛的眼中,觉得她如今即便是贵为荒主,也很是不要脸。

连辛认命道,“行了,你想怎么弄,直接开口便是。”

琉渊连忙将手中的锄头一幻,化作一条木凳,她坐在木凳上,翘起了二郎脚,随便指着一处山脉,“那里挖一条沟,引一条溪水,回头弄点七彩贝壳铺在水沟里........”

“还有呢?”连辛点了点头,冲着那山脉便施了术法。

“水沟旁修一个木屋。”琉渊道。

“修木屋不难,木材呢?”此地荒凉,连辛修的并非木系术法,故而凭空变出一间木屋来,于他而言,还是有些难度的。

“前些年,西海龙王不是送了你几箱沉海木吗?反正放着也是浪费,拿出来给我用用呗。”琉渊开口倒是很不客气。

万年不腐的沉海木,用来建木屋!亏她开得了这个口!

“我.......”连辛正想据理力争,哪知琉渊却慢条斯理的从怀中摸出了一小罐瓶子来,“怎么?你有意见?”

“我......怎么可能会对渊姐您有意见呢?”想他在外好歹也是叱咤风云的妖帝,每回在琉渊手里都被欺负得死死的,连辛擦了擦眼角晶莹地泪珠,强忍着心中的悲愤,笑得比哭还难看,“不知您想要什么样式的木屋呢?照着凡尘的小木屋给你建造一座可好?”

“那不行,凡尘的小木屋根本不够用,怎么着也得弄个双层复式,厨房要大,我回头得把得把锅碗瓢盆全都搬进去,主卧要做得宽敞透亮,糊窗户的纱纸得用七彩鲛人纱,茶室和琴房合在一处便行,另外还需要一间屋子囤积药材,屋前要有院子,屋后要有一片树林........”琉渊翘着二郎脚,认认真真地嘱咐道。

“我这,总共就几箱沉海木,全搭上也不够啊......”连辛为难道。

“我又没说这屋子全用沉海木,早些年,太行山的若归荒主不是送了你一块很大的玉器嘛,用来做门口的台阶就很是合适,还有雪渊送的.........”琉渊对连辛三十万年来收藏的那些个宝贝,如数家珍。

连辛捂着胸口,一口老血梗在心口,心痛得简直无法呼吸,“合着你建个府邸,是打算搬空我整个百宝囊?”

“你看你这话说得,咱俩三十万年的交情,我如今封了神号,马上就要自立门户了,你掏个腰包支持一下怎么了?”这西尽阴山风水着实太差,若想在此处建造府邸,引灵气在此处汇聚,便需得投入大量的天材地宝,琉渊这种一穷二白的新晋上神,自然是没这手笔,故而不得不将主意打到了连辛的身上,毕竟他晋升妖帝已有三十万年,向他朝贺的仙友无数,手中的奇珍异宝自是不少。

“我一定是上辈子作孽,这辈子才会和你成为朋友。”连辛话虽如此,却也只得是认命的从怀中掏出了百宝囊来,有什么办法,谁让当年他的这条狗命,是靠琉渊舍命救回来的,这西尽阴山虽然荒凉,却也是三十万年前,他与琉渊的初识之地。

自己选的朋友,除了宠着,还能怎样,连辛仰起头来,长叹了一声,随后便从百宝囊中将无数奇珍异宝悉数掏了出来,他一脸肉痛,苦兮兮地在西尽阴山处,施展着术法为琉渊打造着理想中的府邸,琉渊看着辛苦耕耘的连辛,很是满意,她一边施法在漫山遍野处种下一片梅林,一边隔得老远冲着连辛握了握小拳头,“连辛,加油!待到这府邸建成,我一定做一堆好吃的好好犒劳你!”

“糕啊点心啊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就免罢,我只想吃肉。”连辛叹了口气,也辛亏这西尽阴山灵气稀薄,穷山恶水无人居住,否则被人见到自己堂堂妖帝,却沦落到替人盖屋子的地境,委实有损他妖帝的威严。

“必须的啊,烤肉管够。”琉渊赶紧应道,在连辛那里,没有什么委屈是一顿烤肉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
七生七世琉璃劫

七生七世琉璃劫

作者:在下起名废类型:仙侠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