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

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

  • 状态:未完结
  • 分类:古代
  • 作者:芽芽不枯
  • 来源:阅文
  • 更新时间:2022-10-20 17:09
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小说

简介:《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阮玉仪姜怀央小说全集阅读哪里有?《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是网络作家芽芽不枯所写的一本小说,在作者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阮玉仪姜怀央之间的故事。小说简介:阮玉仪原本也是一个官宦之家的嫡女,但是家道中落只能与新晋探花郎结了姻缘,但是男人的嘴惯会骗人,看着消失一年不见的相公带着怀了孕的女子回来时,阮玉仪知道她该另谋出路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姜怀央咬着她的耳朵,哑声道,“泠泠,你抬头,佛祖也正瞧着呢。”

他掐在她的下颚与耳侧交接处,迫使她抬头,她一双氤氲着水雾的眸眼对上金身佛像。

他们正在佛面前犯错。

这是她唯一的念头。

她这才拾起了一些清明,感到自己的脊骨被一阵酥麻猛地啃噬,接着浑身软下来。

她推拒着姜怀央,艰难道,“到隔壁厢房去。”

他忽地在她耳边低笑出声,也没真的让她害怕的事情发生,一把抱起她向门口走去。

她蜷在他的怀里,勾着他的脖颈。耳边,铃声仍在一声声响着。

姜怀央端坐在马车内,透过帘隙凝视着眼前与梦中人身形相似的女子,神色晦暗不明。

方才这高壮的男子突然冲出来,险些与他的马车撞上,如今细瞧,却像是个智识不全的。跟一个痴子,本是没什么可计较的——

不过他改主意了。

他叩了两下门边,示意侍从探进头来。

而后阮玉仪就见那侍从下来,走到她跟前,转述道,“姑娘,我们主子邀请您进马车内详谈。”

阮玉仪一怔,着实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且不说里边的是男是女,来京一载有余,她鲜少出府,在京中相识极少,不该识得车内的贵人。摸不清他打的什么主意,何况她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上一个生人的马车。

她警惕起来,回绝道,“与你主子说,该赔偿的我不会逃避,若有什么事,就这样说即可。”

里边的姜怀央闻言,唇角微微上挑,眼底却一片冰冷,毫无温度,还以为但凡是个显贵,她就会往上扑,没想到目标倒是明确。

眼瞧着愈发多的人围上来,想瞧个究竟。

正僵持间,一位跛着脚,持一手杖的公子从百姓中走上前来。

他穿着华贵,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公子,并且颈侧有一处陈年旧伤,若让久经沙场的将士来辨认,一眼就可以识出这是刀伤,当年划得怕是不浅。

那侍从似乎是认得这公子,上来就拜。

这公子摆摆手,与他低声说了些什么。侍从又将他的话复述给车内的姜怀央。

姜怀央叹了口气,尽管几年前那场血战,让他失去了灵便的右腿,可还是不改性子,一如既往地爱多管闲事。

他也无心再去与阮玉仪为难,示意侍从驶离。

人群退让,黑楠木马车渐行渐远,沿路扬起些许尘土。

知道这跛脚的公子帮自己脱了困,阮玉仪心下一松,拜谢道,“多谢公子相助。”

柳南君剑眉星目,分外爽朗地一笑,“难得英雄救美的戏码,在下自然义不容辞。”

他看了程睿一眼,犹疑道,“你这兄长——”他是想问程睿是不是智识残缺。

阮玉仪会意,点点头,也不想多做解释,“他不是我兄长。”

他不再多言,顺口交代道,“以后你若是再遇见马车里这位,记得躲远点。”